Year: 2024

PayPal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2500人

据报道称,PayPal今年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2500人。 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克里斯 (Alex Chriss)在致员工的信中表示,做出这一决定是为了通过直接裁员和取消空缺职位来调整公司规模。 据了解,PayPal在爱尔兰拥有约2,000名员工。 当被问及裁员将对其爱尔兰员工产生什么影响时,该公司发言人表示,将在本周末之前通报影响。 2023年3月,PayPal宣布在Dundalk和都柏林裁员62人,并关闭Dundalk办事处,Dundalk的剩余员工将转向远程工作。 去年发布公告时,该公司表示将出售其位于都柏林Ballycoolin的场地,并搬到都柏林一个更小、更中心的地点。 2023年1月,PayPal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2,000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7%。

女王震怒时刻曝光:我唯一属于自己的莉莉白小名,就这么被梅根哈里硬拿走了!

前几天,王室作家罗伯特·哈德曼(Robert Hardman)发布了新传记《查理三世:新国王,新宫廷》,透露了女王最后时刻的情景。 (《查理三世:新国王,新宫廷》) 其实,这本书还揭秘了更多的王室秘闻,比如跟王室抓马夫妇哈里和梅根有关的。 两年多以前的一场“小名风波”,现在又被翻了出来…… (女王和哈里梅根) 2021年6月9日,哈里和梅根的女儿出生了,他们给女儿起名叫莉莉贝特(Lilibet),这个名字是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小名。 (哈里和梅根的女儿莉莉贝特) 女王的孙女和曾孙女中,不少人会用“伊丽莎白”当中间名,向女王这位女族长致敬。 比如女王的孙女、爱德华王子的女儿露易丝女爵(The Lady Louise Alice Elizabeth Mary Windsor),她的中间名就含有“伊丽莎白”。 (女王的孙女露易丝女爵) 女王的外孙女、安妮公主的女儿扎拉·菲利普斯(Zara Anne Elizabeth Phillips),全名中也含有“伊丽莎白”这个中间名。 (女王和外孙女扎拉·菲利普斯) 扎拉的次女名叫雷娜·伊丽莎白·廷德尔(Lena Elizabeth Tindall),同样用了“伊丽莎白”当中间名。 (女王的曾外孙女雷娜·伊丽莎白·廷德尔) 跟“伊丽莎白”这个大名不同,“莉莉贝特”是女王的小名,是女王小时候还无法清楚地发音,把自己的名字“伊丽莎白”读作“莉莉贝特”,从此得来的小名。 小名对女王来说属于非常私人化的爱称,只有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才会这么称呼她,比如她的祖父、父母、妹妹、丈夫和闺蜜。 所以当年哈里和梅根用“莉莉贝特”给女儿起名时,就有很多人有疑问,担心女王不乐意。 (小莉莉贝特)…

上周冠病病例超过5万6000起 卫生部强烈建议公众拥挤场所戴口罩

卫生部强烈建议公众,即使没有身体不适,在室内或拥挤的场所,或与高危群体互动时,也要戴上口罩。(档案照片) 本地上周确诊冠病病例新增超过5万6000起,卫生部采取额外措施应对新一波疫情,并强烈建议公众在室内或拥挤场所戴口罩。 卫生部星期五(12月15日)发文告说,预计本地12月3日至9日新增5万6043起确诊冠病病例,比前一周的3万2035起显着增加近75%。住院人数也从前一周的每日平均225人增至350人,加护病房的患者则从日均四人增至九人。 随着冠病病例持续增加,卫生部与公共医院合力实施应对措施,包括增派人手和推迟非紧急治疗,以腾出床位给需要紧急护理的病患。 此外,医院将安排合适的病患转至过渡护理设施,或采用居家病房模式。 将开设第二个冠病治疗设施 卫生部来临周末将在新加坡博览中心开设第二个冠病治疗设施,届时与第一个康来福得医院的冠病治疗设施一共可为超过80名病情稳定的病患提供护理。卫生部说,若需求增大,新加坡博览中心的病床床位还可增加。 当局指出,根据现有国际和本地数据,至今没有明确迹象表明目前多数病患所感染的BA.2.86或 JN.1,比其他流行变种传染力更强,或症状更严重。 尽管如此,卫生部强烈建议公众,即使没有身体不适,也要在室内或拥挤的场所,或与高危群体互动时戴上口罩;与此同时,应接种冠病疫苗追加剂,以增强免疫力。 公众可到联合检测与接种中心(JTVC)、参与公共卫生防范诊所(PHPC)和指定综合诊疗所,免费接种最新的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过去一年未接种追加剂群体 住院率高1.6倍 卫生部强调,今年7月1日至11月30日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没有接种追加剂的群体,住进医院和加护病房的病患比率为每10万人有16.2人,比已接种者的比率多出1.6倍。也就是说,没有接种追加剂者面对的重症风险更大。 卫生部强烈呼吁过去一年没有接种追加剂的60岁以上者、居住在护老设施者,以及患有疾病的高风险群体,去接种最新的疫苗。当局也呼吁六个月以上的所有公众接种追加剂,尤其是医护人员和高风险群体的家庭成员和看护者。 当局提醒,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者应留在家中,直到症状消退,期间应避免与他人接触,尤其避免社交互动和避开拥挤场所;若需与人接触,则应戴口罩。出游者也应采取防范措施,如在机场戴口罩、购买旅游保险和避开不通风的拥挤场所。 12月19日起恢复每日更新疫情数据 卫生部也将从12月19日起,恢复每日更新疫情数据,提供最新情况。由于我国自今年2月已把DORSCON疾病应对级别下调至绿色,不再要求公众进行冠病检测,卫生部预计实际病例数据比所通报的多。当局因此将调整计算方式,将综合诊疗所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病患等数据也包括在内。 卫生部说,新加坡已经历多次疫情高峰,如今已更坚韧。“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我们同样可以克服这波疫情。卫生部呼吁所有人尽所能保护自己和家人,尤其是年长人士和患有疾病的高风险群体。”

CPT Markets:美国就业数据疲软再度施压美元! 欧洲央行连四次维持三大利率不变

EUR/GBP +0.01% 从投资组合添加/删除 添加至自选组合 添加头寸 头寸已成功添加至: 请给您的持仓投资组合命名 创建新自选组合 创建 创建新持仓投资组合 添加 创建 + 添加其他头寸 结束 DXY +0.05% 从投资组合添加/删除 添加至自选组合 添加头寸 头寸已成功添加至: 请给您的持仓投资组合命名 创建新自选组合 创建 创建新持仓投资组合 添加 创建 + 添加其他头寸 结束…

家电板块颇有“牛”气创两年新高,今年内销迎来更新大周期!

// 家电指数一路上行,创两年新高 // 3月7日,家用电器指数 (886035)收盘上涨0.80%,盘中最高触及9120.52点,创下近两年来的新高。值得一提的是,指数从去年12月下旬起就一路震荡上行,期间虽有短暂回调,但不改上行大势,显得颇有“牛”气。 行业基本面来看,去年我国家电出口景气较高。家电12月出口额增长16%,延续强劲增长趋势。根据海关总署数据12月我国家电出口额达到527.2亿元,同比增长16.3%;以美元计算,出口额为73.6亿美元,同比增长14.7%。12月家电出口量额增速环比11月均实现提升。全年来看,2023年以人民币计价,国内家电出口总额6250亿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36%;以美元计价,国内家电出口总额889亿美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34%。 另一方面,家电龙头高股息率也持续受到市场关注。国投证券研报显示,去年四季度基金重仓家电持股比例为3.45%,环比提升0.37个百分点;家电超配比例为1.34%,环比增长0.40个百分点。该机构指出展望后续,随着国内外经济持续复苏资本市场对家电消费的预期进一步恢复,家电持仓比例有望维持超配。 从近期行业数据来看,根据产业在线,3月家用空调排产2213万台,较去年同期实绩增长25.2%。其中内销排产1230万台,较去年同期内销实绩增长17.3%;出口排产983万台,较去年同期出口实绩增长23.5%。德邦证券认为国内,3月为空调生产旺季,企业积极为旺季备货,此外春节后厂家开盘势头强劲,新品发布、优惠政策等共同促进内销排产积极。出口方面,3月为空调出口旺季,海外补库需求+去年低基数,驱动3月出口排产实现高增。 // 2024年家电内销迎来更新大周期 // 当前国内家电行业又迎来“以旧换新”相关政策催化。3月6日,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经济主题记者会召开,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今年在扩内需方面,将推动汽车、家电、家装、厨卫等消费品以旧换新。 对此,银河证券表示随着以旧换新补贴政策发力,家电更新需求释放有望提振内销表现。回顾上一轮大范围以旧换新政策实施,商务部数据显示2009年6月起至2013年政策退出,全国以旧换新共销售新家电9248万台,以约300亿中央财政补贴资金拉动直接消费3420亿元,政策成效显著。从当前时点来看,我国家电保有量庞大,潜在更新需求可观,且距离上一轮家电下乡、以旧换新、绿电补贴政策拉动的集中消费有十年已久,相当一部分产品使用年限较长,碳排放较高,还存在一定安全隐患。该机构认为在中央和地方补贴政策带动下,家电潜在的更新需求有望进入集中释放期。 华创证券预计本轮以旧换新补贴力度会较大,对家电、汽车消费的带动会较强。其中家电领域,该机构对5类家电,空调、油烟机、彩电、冰箱、洗衣机的更新体量作了估算。存量28.8亿台,超过安全使用期间有必要更新的数量为7.3亿台,这7.3亿台中预计会更新的比例可能在24.4%左右(参考 2009-2011 年数据)。更新量可能会达到2022年内销量的79%,并非一年更新完。 国联证券维持行业“强于大市”评级。并指出2024年家电内销迎来更新大周期,政策正不断强化这一逻辑。同时,外销升级出海正在持续提速。近期空调排产及终端表现均好于预期,外资呈回流态势。板块分红优势突出,估值仍处于过去十年偏低位水平,经营确定性较高。

科技早报丨库克称苹果将公布人工智能计划;比特币突破64000美元

库克:苹果将公布人工智能计划 当地时间周三,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宣布一项重大公告。该公司在年度股东大会上的讲话是其正在拥抱生成式AI热潮的最强烈信号之一。 库克表示,多款过去已经发布的产品背后都是由AI驱动的。他还特别强调,“所有由苹果芯片驱动的Mac都是非常强大的人工智能机器。目前市面上用于人工智能的电脑,没有比Mac更好的。” 字节跳动正秘密研发多个AI产品 2月28日,界面新闻从多个知情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正在AI大模型领域秘密研发多个产品,其中包括多模态数字人产品以及AI生图、AI生视频产品等。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在去年下半年见到了字节跳动多模态数字人产品的demo,整体感觉还不错。 另据界面新闻了解,字节跳动旗下剪映已在数月前组建封闭团队,秘密研发AI产品。目前,该团队仍处于严格保密阶段,研发的产品还未上线。 比特币价格突破64000美元 2月29日,比特币连续第六天上涨,截至发稿交易价格已突破64000美元,且仍在持续攀升。这是比特币自2021年11月以来最高价格,距离历史最高点68991美元仅一步之遥。 受比特币大涨刺激,加密货币市场集体“狂飙”。截至发稿的24小时内,超10万人爆仓,总金额达3.33亿美元。以太坊、狗狗币、BNB等均大幅上涨,其中以太币达到3331美元,为2022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郭明錤:苹果Vision Pro在美需求大幅放缓 当地时间2月28日,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发布对于苹果Vision Pro头显的最新市场报告,其中提到这款头显在美国市场需求已大幅放缓,出货时间目前已改善到3至5天。 郭明錤认为自己此前做出的“Vision Pro头显首发销量较好,后劲不足”预测正确。他称用户在首发时积极购买这款头显,但如今相关需求已经快速下滑且至今仍未改善,除非头显降价或有更多吸引人的App,否则美国市场相关头显出货增长量有限。 他还表示,在经过调查后发现相关头显退货率为1%,在退货用户中有20%到30%的用户“不知道如何设定Vision Pro”。 展望未来,郭明錤认为苹果很有可能在今年WWDC前在美国市场之外推出这款头显,今年Vision Pro在美国市场出货量有望达到20万到25万台。 天涯社区被申请破产审查,但仍未放弃重启 2月28日,针对近日天涯社区被申请破产审查的消息,相关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该案申请人张鑫系离职员工,走的是正常的法律程序。在被问及天涯社区是否彻底关闭时,上述人士透露,“我们还在为重启做努力和准备。” 2月26日,天涯社区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经办法院为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终本案件显示,该公司未履行金额超1.1亿元,未履行比例超98%。 32家欧洲出版商集体起诉谷歌,要求赔偿21亿欧元 当地时间2月28日,包括Axel Springer在内的32家欧洲出版商在荷兰法院起诉Alphabet旗下的谷歌公司,要求赔偿21亿欧元,称谷歌在数字广告方面的做法给他们造成了损失。 或受该消息影响,谷歌美股跌超2%。 Source

科技早报|苹果放弃所有电动汽车开发项目;部分公司开始转售英伟达H100芯片

苹果放弃所有电动汽车开发项目 2月28日消息,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苹果公司已搁置并取消了电动汽车的所有开发项目。该项目启动已有十多年时间,期间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一直困难重重。 知情人士称,苹果周二在内部披露了这一消息,令从事该项目的近2000名员工感到意外。该公司最近曾设想这款车的售价在10万美元左右,但高管们不确定是否能够带来苹果其他产品的高利润率。此外,董事会还担心每年花费数亿美元在汽车项目上,但仍然难以研制出令人满意的产品。 AI芯片供应问题缓解,消息称部分公司开始转售英伟达H100 GPU 2月27日消息,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用于人工智能和高性能计算 (HPC) 应用的英伟达H100 GPU交货周期已经大幅缩短,从之前的8到11个月缩减至仅3到4个月。这导致一些囤货的公司正在试图出售其过剩的H100 80GB处理器,因为现在从亚马逊云服务、谷歌云和微软Azure等大型公司租用芯片更加方便。 报道称,尽管芯片可用性改善且交货周期显著缩短,但对AI芯片的需求仍然超过供给,尤其是一些训练大型语言模型 (LLM) 的公司,例如OpenAI。 另据《科创板日报》报道,英伟达对华“特供版”AI芯片H20将在今年的GTC 2024大会(3月18日-3月21日)开完之后全面接受预订,最快四周可以供货。 董宇辉回应清空微博 董宇辉近日清空了其个人微博账号全部内容,令外界哗然。对于清空微博的原因,有接近东方甄选人士表示,这是个人行为。受该消息影响,2月27日东方甄选股价盘中一度跌超6%,收盘价报23.5港元/股,跌3.89%。 当日晚间,董宇辉在直播间回应此事时表示,“今天电话被打爆了,问我怎么想?我没怎么想。” 谷歌DeepMind推出Genie模型,可生成2D平台游戏 2月27日消息,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团队近日发布推文,宣布推出Genie的全新AI模型。该模型共有110亿个参数,能够基于用户输入的一张图片和提示词,生成一款较为完整的2D平台游戏。 团队称,Genie通过了网络上超过20万小时的2D游戏视频训练,目前只是一个研究预览版,这些游戏更像是2D平台游戏,而不是完全的VR游戏。 OpenAI要求驳回《纽约时报》提起的诉讼,称其雇人“入侵”ChatGPT 2月28日消息,OpenAI试图驳回《纽约时报》提起的诉讼,指称《纽约时报》曾付钱让人“入侵”OpenAI的产品,以支持其诉讼。《纽约时报》正在起诉OpenAI和微软侵犯版权。 该报声称,OpenAI利用其内容创建了人工智能工具,这些工具分流了《纽约时报》网站的流量。开发ChatGPT的OpenAI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进行了反击,以各种理由要求驳回案件的部分内容。 英伟达牵头,11家厂商共同成立AI-RAN联盟 近日,在巴塞罗那举行的MWC 2024世界通信大会上,亚马逊、英伟达及各大网络设备商、运营商等共同成立了AI-RAN联盟(意为AI赋能无线接入网),旨在将人工智能技术融入蜂窝移动网络的发展,推动5G及即将到来的6G通信网络进步。 据悉,AI-RAN联盟的初始成员包括: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AWS)、Arm、DeepSig、爱立信电信公司、微软、诺基亚、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英伟达、三星电子、软银以及T-Mobile,并未包括中国公司。…

5年内引进80万外劳,日本想成为吸引外国打工人的国家

界面新闻记者 | 刘子象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进入老龄社会多年的日本正不断放宽外国工人限制。 多家日媒报道,近日,日本政府已向执政的自民党提交新的五年规划建议,计划2024年4月-2029年3月,将特定技能外国工人签证数量上限设为80万。这比上个五年规划期(2019年4月-2024年3月)的34.5万增加了两倍多。 同时,还计划新增4个引进领域,即:公路运输、铁路、林业和木材,从而将开放领域扩大到16个。此前对外劳开放的包括护理、建筑、食品服务、工业产品制造和农业等12个行业,均为劳动力特别缺乏且日本人不愿从事的体力劳动领域。 由于人口少子化和老龄化,日本多年来面临劳动力短缺局面,引进外劳是策略之一。而外劳人数上限的设置,意在确保日本人的优先就业权。它主要通过扣除本国劳动力预算之后的差额得出。日本官员预计,即使未来五年增加本国人工资以及生产率进一步提高,总体劳动力短缺预计仍将超过80万人。 不同行业缺口不一。在上个五年期内,制造业的外籍工人已接近上限的近80%,但是住宿业引进人数则不到上限的10%。未来五年,运输业缺口很大,预计需要25000名熟练外国工人驾驶出租车、公共汽车和卡车。 这一外劳计划框架来自安倍晋三政府时期,它在2019年4月正式推出。该框架主要引进已掌握专业技能和日语的熟练外国工人。根据技能高低,他们可以获得一类和二类签证。一类签证被允许在日工作最长五年。而二类签证面对高技术人才,可以申请永久居留,且可携带家人。据厚生劳动省最新数据,截至2023年11月,约有20万外劳通过此框架在日本工作。大部分为一类五年期签证,第二类签证获得者仅有29人。 随着缺口不断增大,以及外部竞争压力增大,日本政府正在加大力度吸引外劳。这个人种单一且警惕外国人的传统东亚国家,对自身的定位也正在改变。在2024年2月9日的内阁部长会议上,首相岸田文雄就表示,计划将日本打造为“对外国人力资源具有吸引力的目的地”,为此将推动相关制度改革。 日本的外国工人正在创纪录。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2023年登记的外籍工人超过200万,同比增长12.4%。 从地区来看,亚洲国家是主力。越南继续保持第一大来源国,其工人占总数的25.3%,达到518364人。其次是中国,有397918人,占19.4%。另外11.1%为菲律宾人,达到226846人。而巴西是例外,这个遥远大陆的国家在日技工达到137000人,占比约为7%。 但多种因素正导致日本的吸引力降低。就其第一大来源国越南而言,赴日务工吸引力正降低。日本经济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Atsushi Tomiyama预计,2031年或成为转折点,届时越南人将不再将日本视为有吸引力的打工目的地。主要原因在于,日元快速贬值带来实际收入减少,中介费用等移民成本高企,以及两国工资差距不断缩小。 日本政府正在着手改革。除了提高熟练技工引进人数和开放更多领域,岸田政府还将目光瞄准后备外国技工人才。 在日本目前的外国技工人群中,实习技工也是一个重要群体。实际上,2023年日本外国工人首超200万,主要推动力就是来自实习生人群,它同比增长了20.2%,为三年来的首次增长。 日本的外国实习技工制度诞生于1993年。当时日本政府将其作为国际形象推广的手段之一,最初目的是通过帮助发展中国家年轻人,让他们以在日实习的形式掌握知识和技能,从而提高日本国际形象。 但是这一制度近年遭受批评,不断沦为雇主剥削廉价劳动力的幌子。这一制度下,实习生不得更换雇主,且到期后必须回国。另外,他们工资低、工时长,人权被侵犯,甚至失踪的新闻也屡次发生。 日本政府正在改革这一制度,将这一群体视为长期劳动力的来源之一。日本政府已为这一制度规划了新的培训体系,给予他们获得在日的中长期就业机会。日本计划通过培训,令实习生在三年内掌握必要技能,之后可以获得一类和二类工作签证。新计划预计于2027年实施。 2023年11月,主导这一制度改革的专家小组报告指出,由于国际人才竞争不断升级,日本正处于战略关键期,必须认真探索稳定外国劳工来源的途径。 尽管迄今这一东亚非移民国家仍对外国人保持警惕,但在安倍晋三当政期间,日本对外劳的政策已大大软化。2017年-2018年间,安倍政府降低了技工获得永久居留许可的难度,还增加了蓝领工人的签证数量。这导致进入日本的外国工人大幅增加,从2016年的约110万增加到2019年的166万。在这一政策基础上,2023年底,外国工人更是进一步增加到200多万。 厚生劳动省预计,在日外国技工将持续增加,预计2100年,将占到日本人口的10%。 Source

今年首个,这家企业IPO过了

文|青眼 2月2日,青眼从北交所官网获悉,北交所上市委2024年第6次审议会议同意安徽中草香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草香料”)公开发行股票的注册申请。这也意味着,中草香料或将成为2024年首个香料香精上市企业。 截自北交所官网 营收增长不足30%,变更上市标准 公开资料显示,中草香料成立于2009年,主要专注于香料香精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7年,中草香料在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挂牌,并于2021年6月进入创新层。2022年4月,中草香料启动北交所上市辅导,并于同年10月发布《关于董事会审议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北交所上市议案的提示性公告》,正式开启北交所上市进程。 青眼梳理了中草香料近年来的主要财务数据,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中草香料营收分别为1.05亿元、1.50亿元、1.89亿元、0.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63.05万元、2307.51万元、3771.25万元、1887.67万元;归母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42万元、2402万元、3378万元、1564万元;毛利率分别为27.42%、32.35%、33.88%、34.16%。 可以看到的是,中草香料近几年来的净利润增幅均在50%以上,2020年甚至出现了455.54%的大幅增长。不过,该公司在总营收增长方面却呈现下滑趋势,2022年增长不及30%。在此前申报时,中草香料选择的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4亿元,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平均不低于1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30%,最近一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 从2022年业绩来看,中草香料显然已不符合该上市标准。也正因为此,中草香料选择变更上市标准,变更后的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2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不低于1500万元且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平均不低于8%,或者最近一年净利润不低于2500万元且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8%”。 据招股书显示,中草香料的主要业务集中于凉味剂、合成香料和天然香料,其中凉味剂为其主营业务来源,主要囊括N,2,3-三甲基-2-异丙基丁酰胺(WS-23)、N-乙基-2-异丙基-5-甲基环已烷甲酰胺(WS-3)、凉味剂WS-10、乙酸薄荷酯等凉味剂系列产品,且相关原料已被列入《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2021版)》中,被广泛应用于洗化、口腔、涂抹等日化领域。 除凉味剂外,中草香料业务还包括双丁酯、丁酸乙酯等合成香料,以及兰香油、大蒜油、生姜油、红橘油等天然香料。其中,丁酸乙酯可被用作香料、溶剂和萃取剂;而生姜油、红橘油则可被用于日化用品,留兰香油则主要被用于牙膏、漱口水等。 不过,上述两类产品占中草香料总营收比重并不高。从2023年上半年数据来看,中草香料79.38%的营收均来自于凉味剂产品,且从2021年开始该比例就在逐年上升;合成香料产品为第二大类产品,占总营收的10.14%,呈逐年下滑态势;而天然香料产品则仅占4.63%,但相比于2020年度的0.62%,有明显提高。 截自中草香料招股书 在产品销售方面,中草香料客户并不算集中,不存在严重依赖单个客户或少数客户的情况,且前5大客户销售金额占比也正逐年下降,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中草香料前5大客户销售金额占总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40.69%、36.54%、22.45%和22.21%。 具体而言,除食品类企业外,中草香料大部分客户为香料香精贸易商,包括国际香料香精巨头德之馨、奇华顿等。其中,奇华顿也是中草香料境外销售第一大客户。 截自中草香料招股书 市占率30%,将持续扩大产能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配套性强、与其他行业关联度高的行业,香料香精行业在过去几十年发展迅猛。据中草香料招股书披露,目前世界上香料品种约有7000多种,其中合成香料约6000多种,天然香料约500种,而以各类香料调配的香精种类则多达上万种。 与之相对应的是,当前我国香料香精工业也开始进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由追求速度增长转为高质量增长。十三五期间,我国香料香精行业市场规模占全球市场约五分之一,其中,国际贸易超过40亿美元,且我国已成为全球主要的香料供应国之一,也是全球香料香精行业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根据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我国香料香精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252亿元增长至2022年的424亿元。另外,其也在《香料香精行业“十四五”发展规划》中也提出,到2025年我国香精产量达到40万吨,香料产量达到25万吨,行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500亿元。可以说,香料香精行业仍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不过,香料香精作为上游供应链端,直接材料成本较高。且香料生产的原材料主要来源于香料植物或基础化工产品,香料植物容易受自然气候影响,年产出不均衡,造成原材料供应量和价格不稳定,基础化工产品也易受原油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从而影响成本。 中草香料在招股书中也提到,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相当大比例,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占比分别为88.70%、88.21%、86.82%和86.04%。而这也让中草香料的产品成本受直接材料影响较大。 截自中草香料招股书 如合成香料价格在2022年就从8万元/吨的价格直升为12万元/吨,2023年上半年又降为7.93万元/吨,天然香料价格波动也较大;不过,凉味剂产品近年来价格较为稳定,售价维持在31.14-33.59万元/吨。 截自中草香料招股书 具体到凉味剂,WS系列凉味剂为中草香料主营产品,该原料作为传统凉味剂薄荷醇(也叫薄荷脑)的升级替代产品,具有薄荷醇的清凉味,但相对刺激感更弱,且不易挥发、耐高温、无苦味,在皮肤、口腔中凉感持续时间长、爆发力强,理化特性优于薄荷醇,这种原料特性也让其可被用于口腔护理等诸多产品中。 据公开资料,2019-2022年间,WS-23等凉味剂国内需求量增速约为40%,2022年国内WS-23等凉味剂国内需求量约为1346吨。上海市食品添加剂和配料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WS系列凉味剂产品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可部分取代薄荷醇市场。 招股书显示,2021年及2022年度中草香料WS-23等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均约30%,已成为该类产品主要生产企业之一。也正因为此,“凉味剂”产品自然也是其此后扩产的重头戏。 根据招股书,中草香料此次拟发行不超过1495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0.00%,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即年产2600吨凉味剂及香原料项目(一期),拟使用募集资金为1.495亿元,项目总投资金额将达2.57亿元。目前,该项目已完成环评审批手续。 截自中草香料招股书 具体而言,该项目将生产包括腈类、凉味剂等多类产品,其中1170吨为腈类产品,而这也是凉味剂产品的主要原材料,因此其中630吨为自用,这也能够进一步帮助中草香料突破原料瓶颈,突破产业链限制,提升企业全产业链规模化生产能力。…

1000亿造车巨头Arrival,要退市了

文|侃见财经 又一1000亿级造车新势力,彻底栽了。 据最新消息,英国的明星造车玩家Arrival正式从纳斯达克摘牌、退市。摘牌前夕,Arrival的股价仅剩0.49美元,总市值仅剩900万美元。 据悉,Arrival成立超过9年,2021年5月,Arrival公司以超1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77亿元)的估值上市,一度成为当时英国最大的科技 IPO,以最新市值计算,累计跌幅幅度超99%。 凭借独特新颖的造车模式,Arrival一度受到资本的疯狂追捧,获得了现代、起亚、贝莱德(BlackRock)等巨头的投资。其创始人斯维尔德洛夫拥有公司75%的股份,身价一度跻身世界顶级富豪之列。 全球新能源汽车赛道的“大洗牌”正在加速开启。进入到2024年,从全球市场来看,电动汽车可谓开局不利。其中,福特宣布,削减纯电动皮卡F-150 Lightning生产,Stellantis的首席执行官Carlos Tavares表示,车企过快降价可能会引发行业“大屠杀”。 突然宣布:退市 当地时间1月30日,英国的明星造车玩家Arrival宣布,当天美股开盘时,暂停其在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随后正式摘牌退市。 其突然退市的原因是,不符合纳斯达克规定的上市标准:2022年度股东大会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召开;多份财务报告未按时披露,同时没有提交相关补救措施。 受此影响,Arrival股票遭到市场猛烈抛售,当地时间1月29日,Arrival股价单日暴跌超33%。 其实,Arrival的退市危机早已拉响警报。 早在2022年11月,Arrival就收到过纳斯达克股票市场的警告,称其股价不符合纳斯达克连续30个工作日内普通股交易价格高于1美元的规定。 同时,Arrival的资金链也已崩溃。 2024年1月初,Arrival宣布,由于现金短缺,已错过了2023年12月1日的最后期限,无法支付2026年到期的可转债的利息。 据Arrival的财报显示,2022年全年亏损高达10亿美元,2021年更是亏损13.04亿美元。意味着,两年时间合计亏损达23.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5亿元)。 一系列利空消息冲击下,Arrival破产的局面大概率已无法挽回。 据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报道称,Arrival在聘请了一组新的顾问监督应急计划后,离破产又更进一步。 彼时Arrival正与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谈判,如果无法获得援助资金,安永将担任管理人,负责其即将到来的破产管理程序。 1000亿大泡沫 全球新能源大潮之下,资本吹出了一个又一个电动车泡沫,Arrival便是其中之一。 Arrival在欧美市场的知名度较高,最早在2015年,Arrival由丹尼斯·斯维尔德洛夫(Denis Sverdlov)在英国创立,公司最初的定位是开发电动货车、电动巴士。 公司成立初期,便斩获了一笔超级大订单,来自美国快递巨头UPS快递,向其订购了10000辆电动快递货车,计划在2022年投产。 这笔订单,也让Arrival声名大噪。 然而,令人唏嘘的是,一直到2024年,这笔订单都没有兑现。 在造车的同时,Arrival还成立了自动驾驶部门,斥重金研发了自动驾驶软件和配套硬件,向资本市场包装了“无人货运”概念。…

年代剧PK男频剧,2024年哪里能跑出“剧王”?

文|壹娱观察 丫老师 回顾2023年,年初一部《狂飙》,年末一部《繁花》,前者给国产剧带来了意外惊喜,后者则给了这年的剧集市场一个盛大收尾。 这两部剧,特别是前者,与市场所讨论的“剧王”成效,颇为接近。 “剧王”通常是口碑和真实热度兼具的剧集,有明显可感的社交货币属性,拥有突破性别、年龄、地域、审美各个圈层的穿透力,能广泛引发观众的共情和讨论,且讨论多为积极正面内容。 除此之外,“剧王”的定义在当下的长视频逻辑里将进一步外扩,其背后必然带来商业化突破,无论是拉动平台本身的会员数、广告数,还是平台之外更多有关售后衍生、地方文旅等方面的成果诉说,都将成为“剧王”皇冠上镶嵌的宝石。 那么,更多IP剧连环入场的2024年,谁能接过年初的“繁花效应”,且再上一层楼,成为没有争议的“剧王”,或许,我们能从两个主要类型的PK赛里寻得一二。 年代剧VS男频剧,前期都在链接“流量” 从优爱腾芒的片单来看,根据投入规模与阵容量级来看,2024年的主轴将是年代剧与男频剧的战役。 首先,还是来看看年代剧领域。年代剧在冲击“剧王”方面具有题材、类型和调性方面的先天优势。 近年来的几部“剧王”,不论是《人世间》《狂飙》,还是热度稍逊、口碑与商业化齐飞的《繁花》,虽然调性有差异,时间跨度有长短,但都属于年代剧的范畴。 这样一个重要阵地,各个平台方显然不会放弃,其中又以爱奇艺弹药最为充足。 郑晓龙与刘璋牧联合执导、高满堂编剧的剧集《南来北往》是一部双男主年代涉案剧,由白敬亭、金晨、丁勇岱主演,已经正式定档央视八套鏖战春节。此外,爱奇艺的重点年代剧布局,还有改编自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北上》的同名剧集,由赵冬苓担当编剧。 年代剧也是正午阳光的强势领域,虽然2023年正午阳光存在感极弱,但2024年一开年就推出了自己的招牌作品之一《大江大河》系列的最终季;此前命运多舛的《艰难的制造》日前也传出过审的消息,该剧的作者也是阿耐,她和正午阳光彼此成就,已经打造出多部“剧王”和爆款作品,更何况商业题材本就是阿耐所擅长的…….这两部剧也都是爱奇艺的推荐库代表。 另一部值得关注的正午阳光作品,是芒果TV2024年聚集排头兵的《小巷人家》,该剧演员阵容十分多元,既有闫妮、李光洁、郭晓东、蒋欣这样的实力派中年演员,又有范丞丞、关晓彤、王安宇等新生代流量演员,故事设定在20世纪70年代末苏州一条小巷中,从三个家庭的视角见证时代的发展与前行。 无论是《南来北往》里的白敬亭,还是《北上》的白鹿,以及 《小巷人家》里的年轻演员群像,越来越多具有口碑优势的流量小生小花加入到了年代剧的大潮里,一方面正是他们寻求事业突破的关键选择,一方面也是助力年代剧获得前期获得粉丝关注的有效一招。 除了让长视频能够实现迈向全年龄向美梦的年代剧之外,更具类型属性的男频剧又杀回来了,成为多个平台的押宝重点。 2024年,男频剧首先在数量上迎来了一个久违的高峰。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待播及筹备中的男频剧有20余部,超过2019年-2023年五年来的创作总量,一改过去被“大女主”支配的局面。 先不论只要放出去的马够多,总有跑到第一名的希望,更何况打头阵的还是《庆余年2》。 《庆余年》第一部是当年长视频网生领域现象级爆剧,也是男频小说影视化改编中最成功的范例。 基于第一季的成功,《庆余年2》也成为最被观众所期待的国产剧续作。 尽管已经时隔五年,大家对该剧的热情依旧未减,从日前放出的预告片来看,主创人员几乎保持了全部的原班人马,当年令人耳目一新的“权谋+喜剧”的风格也充分延续,给所有期待该剧的观众先服下了一颗定心丸。 观众积极的反馈相信也给了平台和制作方不小的信心,日前,《庆余年2》预约人数突破一千万,成为全网首部预约人数破千万的剧集。 对于《庆余年2》来说,已经站在了前作的肩膀上,成为爆款几乎是顺理成章的,关键在于能否延续这一高口碑高热度,打造一个有生命力的IP,且进一步突破圈层,离“剧王”定义更近一步。 《庆余年2》是2024年男频剧中最突出的一部,但能和年代剧形成对攻之势,绝不是只靠《庆余年2》一骑绝尘。 同样是腾讯视频与新丽传媒,以及阅文IP库里的“宝贝”,王鹤棣有一部《大奉打更人》,该剧原著曾获阅文原创IP年度最佳作,而新晋流量王鹤棣被网友认为贴脸式表演,从而备受市场期待。 优酷这边也储备了男频网文界的大IP《凡人修仙传》,该剧的导演是杨阳,近年来最受好评的作品当属《梦华录》,但杨阳作为女性导演也有过操盘男频大IP《将夜》的经验。《凡人修仙传》的男主角是去年陷入演技饱受争议的杨洋。不得不承认,《我的人间烟火》极大冲击了杨洋的路人缘,对于其女性粉丝基本盘可能都有不小的动摇。杨洋近年来谋求转型的尝试就是拍摄男频小说改编项目和正剧,如今再度挑战《凡人修仙传》,原著小说的男粉丝和女性观众能否买账,还有待观望。 2024年或将迎来男频剧爆发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内娱热度第一梯队的几位男性主演几乎都参与了男频剧,除了前面提到的张若昀、杨洋、王鹤棣,成毅主演的《英雄志》也已杀青,而备受关注的肖战主演、郑晓龙执导的《藏海传》,虽然经常被归到“男频剧”范畴,但严格来说该剧是原创剧本,是“大男主”剧。 总的来说,2024年的男频剧总体来说制作班底强大,集合了一线年轻男艺人,也吸引到了擅长正剧的大导演、知名编剧投身其中。不论从热度还是制作层面,2024年的男频剧都值得关注,能都出现与年代剧形成抗争局面的可能。…

【入部考核】(001-032)作者:逆旅

【入部考核】 作者:逆旅 2021/06/08发表于SIS 首发于:P站、心海 【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31-32)【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30)【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27-29)【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25-26)【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23-24)【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21-22)【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19-20)【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17-18)【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15-16)【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13-14)【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7-12)【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6)【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5.2)【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5.1)【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4)【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4-5)【入部考核(扭曲的校园生活)】(3)siz> 1 咚!咚!咚! 秋风送来悠扬的钟声,天光渐暗,大学校园之中,一对情侣正嬉笑着走近了一间礼堂。 一开门,一股闷热中还带着一丝潮湿的空气顿时扑面而来,浇了两人一头一脸。 “唔哇,好闷啊……” 林沐雪左手捏着鼻子,右手以极小的幅度扇着风,精致的小脸蛋更是皱成了一团。 这样小女生的动作,配合上她校花级的脸蛋与身材,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柔弱感,让人恨不得把她搂在怀里疼爱。 “是……是啊,这群人之前都不通风的么?” 甚至她身边的男友祝枯也是看呆了片刻,才结结巴巴地说道。 他本来想搂着林沐雪安慰她,可又不敢,毕竟两人交往不久,最多也就是牵了牵手,要是她生气了怎么办? 要知道,林沐雪才进学校半个月,就评为了新生校花。 无论是那小巧到足以称之为卡通的脸蛋,还是那引人犯罪的蜂腰巨乳,都让所有男人欲罢不能,堪称真正的‘童颜巨乳’。 这么可爱的女朋友,他可不想丢掉。 可也许…… 现在就是个机会? 一般的女生,都会希望在自己遇到困境的时候有个怀抱依靠吧? 荷尔蒙促使着祝枯做出了决定,右手缓缓地伸向了林沐雪的的腰肢…… “这里是我们话剧部的排练场所,你们两个想要秀恩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可是在祝枯得手之前,一道有些不耐烦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 两人转头一看,一个年纪比他们稍大一些,但是有些微胖的男学生不知何时从礼堂中走了出来,语气中带着一丝责难。 “你是谁?” 眼看就要成功上手,却被人打断,无论哪个男人都要生气,而且,同样作为男人,祝枯敏锐地发现了面前的男学生眼中对自己女朋友的占有之欲,因此口气中也带上了一丝敌意。 “我?” 有些微胖的男学生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我是话剧部的社长梁成,你又是谁?” “你就是梁成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