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24

法国艺术家蒂埃里拍摄的性感女模特,古典油画般的美!

蒂埃里·班斯朗蒂埃里(Thierry Bansront),这位1975年出生于法国的杰出艺术家,以其独特的艺术视角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在摄影界独树一帜。他的艺术之旅,是一场跨越文学、造型艺术、美术乃至影视制作的广泛探索,最终汇聚成一股不可小觑的创造力洪流,特别是在摄影领域,他更是以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作品,赢得了世界的瞩目与赞誉。自幼便对美有着敏锐感知的蒂埃里,并未遵循传统艺术道路的直接轨迹。在深入研究文学与造型艺术之后,他转而投身于美术的广阔天地,不断磨砺自己的艺术触觉与创作技艺。然而,这仅仅是他艺术探索旅程中的一个站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展现出对影视制作的浓厚兴趣与天赋,成为了一名制片人兼导演。这段经历不仅丰富了他的艺术视野,更为他日后在摄影领域的创新实践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3年,蒂埃里荣获“世界最佳摄影奖”,这一殊荣不仅是对他摄影技艺的高度认可,更是激励他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的强大动力。自那以后,他更加专注于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探索与实践,力求通过镜头捕捉并呈现女性独有的自然美与情感深度。蒂埃里的新古典主义摄影,不仅仅是对传统绘画技法的简单模仿,更是一种对美的深刻理解与再创造。他巧妙地将文艺复兴及新古典主义绘画中的光影运用、色彩搭配与构图法则融入现代摄影之中,同时赋予作品以新的时代气息与情感内涵。在他的镜头下,女性模特仿佛从古典画卷中走出,她们的面容柔和而细腻,眼神中透露出深邃的情感与故事。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他对灯光与颜色的精准掌控,他总能用最恰当的光影效果,凸显出模特的自然美,使每一幅作品都充满了生命力与感染力。蒂埃里的作品之所以能够摆脱现代女性形象的束缚,展现出一种独特的优雅与温柔,关键在于他对女性内在世界的深刻洞察与细腻描绘。他不仅仅是在拍摄一张张照片,更是在讲述一个个关于女性情感、梦想与追求的故事。这些故事通过模特的表情、姿态以及场景的设置得以生动展现,让观者在欣赏作品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一种心灵的触动与共鸣。此外,蒂埃里的作品还充满了趣味性与想象力。他善于运用各种创意元素与拍摄手法,为作品增添一抹独特的韵味。无论是复古的服饰、精致的道具还是巧妙的构图,都展现出他作为一位艺术家的独特视角与创造力。这些元素与模特的自然美相互融合,共同构成了一幅幅既古典又现代、既写实又充满幻想的艺术作品。蒂埃里·班斯朗蒂埃里的摄影艺术,是对新古典主义的一次深情致敬,也是对现代女性形象的一次勇敢突破。他用自己的镜头语言,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个充满情感与故事的女性形象,让我们在欣赏美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一种超越时代的力量与温暖。他的作品,无疑将成为摄影艺术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永远闪耀在人们的记忆之中。6park.com Source

【德國】財政嚴重吃緊,但是給烏克蘭和其他落後貧困地區的援助資金121億歐元,還漲了20億,各黨派強烈反對削減援助資金

最近,由於自民黨黨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領導下的財政部嚴格遵守債務制動。2025年的財政預算與今年的預算相比,還要再次削減將近250億歐元。可是削減歸削減,削減哪個部門的預算呢?又會有誰會配合呢? 雖然由於通貨膨脹,德國政府的稅收收入有所增加。但總體來說這一削減額度仍然太大,避免不了與各聯邦部門發生衝突。 例如外交部長安娜萊娜·貝爾伯克(綠黨)和發展部長斯文尼亞·舒爾茨(社民黨)的部門完全不理會財政緊縮政策,各自遞交的預算需求都比財政部的規格多出 20 億歐元多一點。 外交部明年想要的預算是74億,而不是規定的51億歐元,發展部則需要121億,而不是預算給到的99億歐元。 那麼問題來了,在德國財政預算捉襟見肘的當下,這兩個部委究竟要這麼多錢來幹嘛呢?答案可是相當耐人尋味。 發展部將主要把資金用於烏克蘭的重建、世界最貧困地區的危機預防和管理,以及歐洲以外地區難民的援助資金。 自民黨副主席沃爾夫岡·庫比基(Wolfgang Kubicki)簡直大為震驚,十分驚詫。在接受《世界報》採訪時他指明瞭批評這些計劃,他呼籲德國所有相關部門應大幅節省所謂的「官方發展援助基金 (ODA)」。 「因為首先恢復德國的競爭力才是最重要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幫助其他國家「,庫比基說道:」與其他七國集團國家相比,德國在人均發展援助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最高。」 2023 年德國將國內經濟產出的 0.79% 用於支持貧困國家。按絕對值計算約為 339 億歐元。 按庫比基的計算,這本可以在各個部門一共節省約 200 億歐元的人道主義援助和發展援助,德國無需感到內疚。 但德國媒體可不允許這樣的聲音,《世界報》撰文稱如果非得提七國集團國家,我得跟你掰扯掰扯了,「按絕對值計算,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捐助國。但按比例而言,德國在發展投資方面位居世界第四,僅次於挪威 (1.09%)、盧森堡 (0.99%) 和瑞典 (0.91%)」。 所以大概意思就是,只要我們不是援助第一多,就不該有抱怨。至於財政預算困境什麼的,不在討論之列。 德國2022年提供了約339億歐元的公共發展資金。其中約 40.5%…

加州爾灣華裔男子得知自己被FBI調查,馬上去搶銀行……面臨20年刑期

根據聯邦司法部的聲明顯示,一名爾灣男子因涉嫌盜竊高級小提琴並搶劫一家銀行而被受到聯邦刑事起訴,若罪名成立面臨最高20年的刑期。因其犯罪方式之離奇而在網上迅速走紅。 起訴書顯示,嫌疑人叫馬克·孟(Mark Meng),57歲,被指控犯有銀行搶劫罪和電信欺詐罪,自4月11日起一直被拘留,5月9日在聯邦地方法院出庭受審。 根據指控內容顯示,在2020年8月到2023年4月,孟涉嫌到處盜竊高端小提琴,然後轉售牟取暴利,其盜竊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利用美國商業的信任漏洞將小提琴「合法」帶走。 孟自稱是小提琴收藏家,到處打電話給小提琴店,表示要購買其店裡的「鎮店之寶」小提琴,在取得商店的信任之後,他便要求試用一段時間,以便決定是否購買小提琴。 就這樣,這些商店毫無保留地將小提琴交給孟,而孟轉手就將這些小提琴賣給洛杉磯的一位小提琴經銷商,這名經銷商不知道這些小提琴來路不明,因此沒有被控罪。 根據起訴書顯示,孟用這種方式至少騙取了5把價值不菲的小提琴,包括—— 一把 Lorenzo Ventapane 小提琴,1823 年製造,價值 17.5萬美元; 一把 Guilio Degani 小提琴,產於 1903 年,價值 5.5萬美元; 一把 Caressa & Francais 小提琴,產於 1913 年,價值 4萬美元; 一把 Gand…

【德國】女主持人呼籲抵制以色列相關產品,電視台解除了她的主持人工作

德國西南廣播公司SWR,是德國公共廣播聯盟中繼西德廣播公司WDR後第二大的廣播公司。最近該廣播公司的一位記者、主持人海倫·法雷斯(Helen Fares)在社交媒體Instagram平臺呼籲人們抵制超市裡的以色列相關產品。 為此她還在Instagram視訊中向粉絲推薦了一個App程序,只要掃碼,就能告訴你是不是和以色列相關的產品。是的,不僅僅是來自以色列的產品,還有與以色列相關的產品。 在最初的視訊中,法雷斯在超市裡拿了三包「Alpro」牌的巧克力奶飲料。她表示說自己很喜歡巧克力奶,這給了她很多安慰。不過,隨後她又將飲料重新放回了貨架上。因為根據App程序,Alpro 正在投資於以色列的初創企業。法雷斯表示自己正在尋找其他品牌的巧克力奶。 當然,事實也確實如此,這個事情本身是存在的。Alpro公司屬於食品巨頭達能集團,由西班牙猶太裔卡拉索家族創立。的確在以色列投資了櫥窗公司。 這位主持人的這一行為會被懲罰嗎?答案是肯定的。SWR 廣播公司在本週一對此做出反應,第一時間解除了法雷斯的主持人工作。 在一份對外新聞稿中,SWR解釋說:「法雷斯將不再主持線上辯論節目‘MixTalk’。原因是法雷斯在私人社交媒體上多次表達極端政治立場。這並不是她第一次向公眾呼籲抵制以色列。「 SWR強調指出:「法雷斯發佈的視訊完全是個人行為,不代表SWR立場。」 SWR進一步表示:「為保護獨立性和可信度,辯論節目的主持人有責任保持中立。而法雷斯女士在社交媒體活動中缺乏這種中立性。」 新聞稿中稱:」SWR 對於處理社交媒體上的言論有明確的規則——記者當然可以有政治觀點,但 SWR 和每位員工的獨立性不得因社交媒體言論受到損害或質疑。「 SWR 認為,在這個具體案例中,這一原則被違反了。 海倫·法雷斯本人隨後在 Instagram用英語為自己辯護:」我的行為並非反猶太主義,抵制商品是政治影響力的合法形式。「 今年29歲的法雷斯表示,目前以色列因對加沙地帶的軍事進攻而受到全世界的批評,以色列還被國際社會指責進行種族滅絕和侵犯人權。 法雷斯在視訊中也提到,她本人因為發表言論而受到威脅和侮辱,而且她還失去了工作。」德國媒體正在試圖壓制所有為巴勒斯坦發聲的聲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更大聲地發出我們的聲音。」她這樣寫道。 除了SWR廣播公司,德國政界人士也對法雷斯的行為提出了批評。綠黨籍德以協會主席沃爾克·貝克 (Volker Beck) 呼籲 SWR 負責人與法雷斯做出切割。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認為這種反猶太抵制態度與公共服務使命不相容。」 Source

持续三年亏损的如祺出行通过港交所聆讯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又一家网约车平台临近上市节点。 6月25日消息,如祺出行(Chenqi Technology Limited)通过港交所主板上市聆讯。 该公司由广汽集团和腾讯联合发起创立,随后引入一家自动化驾驶解决方案供应商小马智行作为战略股东。 这使得如祺出行的发展一直受到汽车制造商、互联网公司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供应商的三方支持。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广汽集团为公司出行业务的发展和增长提供支持,腾讯为公司提供流量入口,进行市场开拓,小马智行则在自动驾驶商业化初期提供技术支持。 去年8月,如祺出行就已向港交所主板递交过上市申请,中金公司、华泰金控和农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今年3月,公司再次递交上市材料。据招股书显示,如祺出行业务涵盖出行服务、技术服务和生态服务三大板块。 特殊的战略背景下,如祺出行的主战场一直在大湾区,但同时也显示出其市场地位的局限性。 招股书显示,如祺出行2023年录得收入21.61亿元,截至2023年末注册用户数已达到2380万名;2023年,滴滴出行中国市场收入为1750亿元,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滴滴在中国的总用户量为4.75亿。 与此同时,截至2022年12月31日,如祺出行在大湾区用户渗透率超过30%;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截至2023年12月31日,如祺出行在大湾区的用户渗透率超45%,排名第二。 营收方面,在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如祺出行收入分别为10.13亿元、13.68亿元和21.61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5%和58%;年内亏损分别为6.84亿元,6.27亿元和6.93亿元。 对于亏损情况,如祺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预计在2024年、2025年及2026年将继续产生净亏损及经营净现金流出,因此公司制定了一条盈利路线:扩大业务规模及促进收入增长;提高毛利率;提升经营和管理效率;改善流动净负债状况。 据了解,如祺出行毛利率从2021年的-24.2%收窄至2022年的-10.7%,并进一步减少至2023年的-7.0%。 新兴市场方面的尝试,如祺出行在Robotaxi领域是目前行业内相对开放的一家平台。从2021年开始,如祺出行作为出行平台推动Robotaxi的开发及商业化,与小马智行和文远知行都已达成过合作,目前在广州和深圳提供有人驾驶网约车和Robotaxi服务商业化混合运营服务。 事实上,如祺出行从成立到上市在融资方面可谓相对顺利,在成立之初便获得了广州公交集团、红峰投资、达溢投资等投资者支持,于2022年4月和2023年8月分别完成A、B两轮融资,这意味着从该公司从首次融资到IPO交表不过16个月。 目前,如祺出行股东包括广汽、广汽工业、Tencent Mobility、小马智行、SPARX Group、DMR、广州产业投资集团、合肥国轩及其他机构投资者。 2024年似乎成为网约车平台的“上市年”,在如祺出行之外,嘀嗒出行、曹操出行均已赴港提交IPO招股书,但二级市场投资者如何看待这个一级市场的往日明星赛道还是个问号。 去年下半年以来,多地相关政府部门发出网约车订单量下降的警示信号。而根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发布的数据,今年以来,除3月有明显环比增长以外,其多月收到的订单信息规模呈微弱环比上升趋势,个别月份出现环比下滑。 经过多年发展,网约车平台早已脱离初创业态,但作为用户端的刚需市场,这里的竞争仍然暗流涌动。随着更多出行平台上市,这片市场的格局和态势都将更加清晰。 Source

OpenAI对中国开发者停服,国内大模型公司的好机会来了吗?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陆续有中国大陆地区的AI应用开发者收到来自OpenAI的警告信,他们或许将不再能使用GPT的能力。 6月25日消息,OpenAI向部分地区开发者发送警告信,信件内容称,“我们的数据显示,您的组织拥有来自OpenAl当前不支持的区域的APl流量。您可以在此处找到受支持的国家和地区。从7月9日开始,我们将采取额外措施,阻止来自不在我们支持的国家和地区列表中的区域的APl流量。要继续使用OpenAl的服务,您需要在受支持的区域中访问该服务。” 来自海外社交平台的用户反馈显示,大量收到信件的开发者都来自中国。 自ChatGPT和GPT-3.5走红以来,OpenAI网页端、设备端以及API接口等服务,其实本来就并不支持中国用户访问。此前,OpenAI有一份支持国家及地区名单,其中不包括中国、俄罗斯、朝鲜等国家。但一直以来,开发者可以通前端开发和部署代理等方式使用API接口。 此次发布警告信,是OpenAI首次以更公开的形式明确管控和禁止事宜,它主要显示的意义是对支持地区以外的API流量采取更严格的监控,并停止相关服务的访问。 实际上,不仅是中国开发者,在这场监控警告中,也有其他国家的开发者“中招”。 一名推特用户表示,自己只在乌克兰第聂伯罗本地和美国服务器使用过OpenAI的API接口,但同样收到了警告信,而这两处理论上都在其支持地区名单中。该用户就此寻求OpenAI人工客服的解释,但只收到了对方的自动回复。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西班牙、瑞士等国家的开发者身上。 形势更焦灼一些的情景是,一家SaaS公司管理者反应自己同样收到了这封警告信,其基于OpenAI API能力所打造的服务可能整体面临封禁,“作为一家SaaS公司,我们如何避免自己的用户在哪里使用我们的服务?” 就OpenAI这封警告信对国内开发者的影响而言,一名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总体来说不是一件影响巨大的事,因为其实还有很多渠道可以搭建,可能仅有部分个人开发者其迁移或重建服务的过程会繁琐一些。 他表示,国内开发者在调用大模型API接口时大都采用“抽屉式”的多家调用,而不会只调用一家。并且在中文生成上,国内外大模型之间其实没有本质区别。至于定位海外市场的开发者,他们大都有自己的海外运营主体,也不会受到这个事件的影响。 目前,已经有部分开发者在相关社区和平台上介绍应对办法。此外,有开发者反馈称国内微软云的相关服务暂未受到影响。 一名大模型领域投资人同样表示,OpenAI这个举动本身意义不大,“警告信”只是进一步明确了该公司在国家和地区限制上的表态。 事实上,这家公司从过去以来态度一向如此,除了IP地址管控之外,其更严厉的阻挡措施在于银行卡、信用卡等支付手段上,这使得中国用户一直难以使用其付费服务。 在这场管控行动中,反应更快的是国内提供API服务的大模型公司。 智谱AI在今天下午发布消息,称向OpenAI API用户提供“特别搬家计划”,包括为开发者提供1.5亿Token(其中包括5000万GLM-4和1亿GLM-4-Air),以及从OpenAI到GLM系列模型的迁移培训,并且为高用量客户提供与OpenAI使用规模对等的Token赠送计划和对等的并发规模。除此以外,硅基流动也对其Qwen2 (7B)、GLM4 (9B)、Yi1.5(9B)等大模型进行了免费。 不久前国内大模型掀起API价格战,目的就在于争抢以开发者为代表的企业客户,而在行业看来,仍有大量优质应用开发者集结在OpenAI的API接口上。 此次OpenAI的警告信可能是一个信号,一部分为求更加稳定开发环境的开发者的确有可能就此迁移,此时此刻国内服务商谁的动作更快,谁就更有可能获得这部分增量市场。当然,也可能选择“搬家”的开发者们,心中早已选好了自己的答案。 Source

特朗普遭遇未遂暗杀,枪手已被击毙

界面新闻记者 | 陈升龙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当地时间2024年7月13日下午6时左右,志在再次入主白宫的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巴特勒市开始发表表演讲约10分钟后,现场突然响起数声枪声。 视频画面显示,特朗普捂住右耳后蹲下身,随后在多名特勤人员的保护下重新站了起来,鲜血从右耳上部流向了脸部。被护送着撤离舞台之前,特朗普还对着舞台下的支持者举起右拳,反复喊着“战斗”(fight)“战斗”“战斗”…… 特勤部门表示,枪手当时的位置在集会会场旁边的一栋楼上、距离特朗普在180米至275米的范围内,用AR式步枪发射了8发子弹。特勤人员已击毙了枪手,初步认为其为一名狙击手。事件还造成一名现场观众死亡,另有2人受重伤。 宾州警方此前表示,伤到特朗普的是被子弹击中的提词器玻璃碎片。特朗普在当地的医院做了简单检查和处理之后就离开了巴特勒市,目前情况安全稳定。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发言人Steven Cheung在X社交平台上透露,特朗普将按原计划出席7月15日开始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举行的共和党代表大会,届时他将宣布副总统人选。 事件被执法部门定性为“暗杀未遂”,联邦调查局(FBI)已牵头展开调查。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约翰逊在X平台上称要进行全面调查。据称枪手为一名20多岁的当地男子。而CNN则援引多名执法部门消息人士透露,该嫌疑人没有身份证明。 随后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确认前总统特朗普竞选集会枪手身份,为一名20多岁宾夕法尼亚男子。 FBI在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这是针对特朗普的刺杀企图,但其动机还未确认。 一名现场目击者对BBC表示,当时他看到一名男子带着步枪匍匐爬上屋顶,并向就近的安保工作人员报告,但对方没有采取行动。CNN首席执法和情报分析师约翰·米勒称,如果属实,那就说明安保团队之间的沟通出现了严重问题。 拜登在当天晚上与特朗普进行了通话。他在稍早前召开记者会回应称,“这种暴力在美国没有立足之地”。 每逢周末,拜登和妻子一般会乘坐直升机离开白宫,飞往位于特拉华州的老家度过。他原计划在7月14日12点半前回到白宫,然后在次日前往得克萨斯首府奥斯汀出席竞选活动,但在特朗普遇刺之后决定暂停所有接下来的外出安排。 副总统哈里斯、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前总统奥巴马等民主党人,以及小布什等共和党高层均公开谴责政治暴力行为,并向特朗普表达慰问。特斯拉公司创始人马斯克、苹果CEO库克也在社交平台发文祝特朗普早日康复。 外国领导人也开始纷纷反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刚当选的英国首相斯塔默等人发表声明谴责了这次袭击,并为特朗普祈祷。 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在2008年的报告,此前该国历史上至少发生过15次针对总统、当选总统和候选人的直接袭击。林肯、加菲尔德、麦金利、肯尼迪共四人在任上被暗杀身亡。 寻求再度问鼎白宫的共和党人西奥多·罗斯福在1912年10月24日遭遇未遂暗杀,但胸腔中弹的他拒绝入院治疗,并坚持完成了90分钟的演讲。可惜老罗斯福在当年的大选投票中输给了民主党人威尔逊。美国上一次发生重大政治暗杀事件是在1981年的里根时代。 Source

失意的魔兽主播们涌入了塔瑞斯世界

文|游戏观察 最近这段时间,又有媒体宣传暴雪回归中国的消息,类似的不多说,我们之前已经发表过一篇类似的评论。 暴雪会不会回中国,什么时候回我们不知道,但现在《塔瑞斯世界》计费限量删档测试上线了。 这个游戏很有意思的一点,你可以从方方面面,如技能设计、人物设计以及背景设定等方面都能看到《魔兽世界》的影子,但它的底层设计和《魔兽世界》一点关系没有,无论是道具系统还是人物系统。 直接点说好了,这个在《我叫MT4》基础上弄一弄的产品,是一个类魔兽的游戏,但当真正体验的时候,可能会让很多魔兽玩家感到失望。 但这并不妨碍魔兽主播们大量的奔赴,在国服依旧没有消息,在亚服流量飞流直下的背景下,这些主播们只能选择新的方向。 善良的魔兽玩家,一次次被骗,一次次相信 自从一年多前,暴雪与网易的合作到期之后,几乎每隔半个月就会传出暴雪已经确定回归中国市场的消息。 就在前几天,某媒体做了爆料,月底会有官宣,网易雷火工作室负责将暴雪的游戏再次引入国内市场。 NGA有个网友做了一个统计,我们数了一下,一年的时间里面,有关国服回归的传闻,大概有111条。 如此高频率的消(yao)息(yan)之下,玩家是一次次的相信,一次次的被欺骗,然后再选择相信,再失望,陷入了世界的循环。 玩家们或许总有一天会选择不信,但魔兽主播们不行。 一位主播告诉游戏价值论,春节之后,他的流量下滑了大约有70%,收入同比例下滑,已经到了不得不寻找新出路的地步。 “这1-2个月下滑特别严重,以前转到亚服刚开始流量也不行,但是后来慢慢好转了,尤其是怀旧服的《巫妖王之怒》上线时,但现在这个最经典的怀旧版本到末尾了,暴雪新出的怀旧Plus也没有达到预期,所以流量下滑很厉害,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国服了” 国服没有等到,《塔瑞斯世界》上线了。 不得不说的事,《塔瑞斯世界》选择了一个特别好的时间节点上线,当下国服无望,且目前《魔兽世界》的一些内容,无论是正式服,还是怀旧服,都很难再吸引魔兽的玩家。 这些主播,一方面在等待国服的消息,另外一方面在寻找代替品,现在随着国服消息迟迟没有披露,伴随着《塔瑞斯世界》的上线,他们带头选择了这款产品,以此填充这段没有内容可播的日子。 塔瑞斯的前世今生,《我叫MT》 在2013年那个手游刚刚开始发展的年代,一家叫乐动卓越的公司做了一款《我叫MT Online》的卡牌手游,月流水3000万,是头部化的产品。 而《我叫MT Online》是国产动漫《我叫MT》的手游改编,这部国产动漫又是以《魔兽世界》为基础的二次创作。 只是,由于《我叫MT》这部动漫并不是以商业性质为目的的,所以并没有对魔兽产生实质性的侵权,暴雪也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当这部动漫的七彩之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授权给乐动卓越制作《我叫MT Online》时,性质就发生了变化,他构成了侵权。 根据相关的《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二次创作的著作权人在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只是可能是因为2013年那个年代手游实属早期,在这个手游出来并且商业化取得成功时,暴雪并没有发起诉讼,然而没有实质的诉讼并不意味着暴雪会放过卓越,暴雪官方的发言曾指出将起诉这种行为,但这样的口头起诉仅止步于口头。 随后暴雪和卓越达成了私下的和解,在《我叫MT2》上线时,当时的卓越CEO邢山虎说,获得了暴雪授权。 此后乐动卓越就接连除了《我叫MT3D》和《我叫MT4》两款产品,其中到了《我叫MT4》的时候,产品已经从卡牌类升级为了MMORPG类。 有一种说法是,本来《塔瑞斯世界》原本的名字是叫《我叫MT5》,但是因为当时和七彩之源签约的合同到期了,而七彩之源现在被龙图给收购了,是不可能再给授权了,所以逼不得已改名为《塔瑞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