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月29日,马斯克在旧金山对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提起了诉讼。

 

马斯克指控奥特曼和其他被告违反了OpenAI的创立协议,转而追求商业利益,特别是通过与微软建立独家合作关系,并将GPT-4这一先进AI技术的细节保密,使之服务于微软的商业目的,这一行为背离了OpenAI的非营利性质和初衷。

 

马斯克在诉讼文件中声称,他与奥特曼及Greg Brockman共同创立OpenAI时,是基于对AI技术潜在风险的共同关注,并承诺确保AI技术的发展能够惠及全人类。然而,随着OpenAI在AI领域的领先地位日益巩固,尤其是在开发出被认为可能是早期人工通用智能(AGI)的GPT-4模型后,公司的方向发生了根本性转变。马斯克认为,这种转变对OpenAI非营利性质的公然背叛,违背了其创立的初衷。

 

根据诉讼文件,OpenAI与微软的紧密关系,以及对技术的保密,主要是出于商业考虑,而不是安全考虑。马斯克还指出,微软通过销售OpenAI最新的AI模型GPT-4给公众,“将赚取巨额利润”,这与“开放AI”的原则相悖,违反了OpenAI应该做到的技术开源。

 

马斯克的诉讼要求法院强制OpenAI回归开源,并阻止公司及其创始人以及微软等背后支持者从中获利。马斯克的律师指控OpenAI违反合同、违反受托责任和不公平竞争,并请求法院采取措施。

一些行业分析人士认为,这起诉讼或将是OpenAI“宫斗”之后,奥特曼面临的最大的威胁。

 

目前,马斯克、OpenAI和微软均未对此事做出回应,马斯克甚至没有在X上就此事发推。

 

不过奥特曼倒是发了一条推文,回复2019年与马斯克的一次推特互动,似乎在暗讽马斯克为了利益“背后捅刀”。

山姆·奥特曼的X

  

马斯克能告赢吗?

 

在这起诉讼中,马斯克的律师们以2023年底OpenAI的“宫斗大戏”为切入点,认为奥特曼之所以能在遭到罢免后,戏剧性地杀了个回马枪,完全是借助了非营利组织结构的特性。

 

在奥特曼的重新回归OpenAI之后,公司的董事会进行了重组,包括微软获得了一个观察员席位。《华盛顿邮报》2月29日的报道称,OpenAI还将在3月任命几名新的董事会成员。

 

马斯克认为,在新董事会的领导下,OpenAI“开发AGI不再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而只是为了最大化微软及其它股东的利润”。他在法庭文件中指出,公司“曾经精心设计的非营利结构被一个纯粹追求利润的CEO,以及一个在AGI和AI公共政策方面技术专长较差的董事会所取代”。

 

在ChatGPT刚火的前几个月中,马斯克就曾发推质疑OpenAI为什么能够改变非盈利属性。

 

马斯克在2023年3月发推质疑OpenAI的非盈利属性 

通过这起诉讼,马斯克试图迫使OpenAI遵守其原始使命,并禁止它们利用其非营利组织下开发的技术为OpenAI的高管或合作伙伴如微软带来利益。

 

此外,马斯克还请求法院裁定GPT-4等AI系统以及其他在开发中的高级模型构成人工通用智能,超出了许可协议的范围。除了强制OpenAI采取措施的禁令外,马斯克还要求进行会计审计,并可能要求赔偿,这些捐款原本是用于资助其面向公众的研究的,如果法院发现它现在为了私人利益而运营,则应予以返还。

 

那么马斯克对于OpenAI的指控成立吗?

 

首先要知道OpenAI的非盈利和限制盈利到底是怎么回事。OpenAI最初是作为一家非营利研究机构成立的,其宗旨是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发展人工智能(AI)以造福人类。

 

作为非盈利机构,OpenAI能够享受多种便利和优势,主要包括:

 

税收优惠:非盈利组织在美国可以获得联邦和州税收免除的优惠。这意味着,OpenAI作为非营利机构,其从事的符合使命的活动所得收入,以及捐赠收入,可能免于缴纳某些税款。

 

公众信任和声誉:非盈利组织,能够建立起更强的公众信任和正面声誉。这有助于吸引有志于此的研究人员、合作伙伴和捐助者,共同推进其使命。

 

资金筹集:非盈利状态使OpenAI能够从个人、基金会、企业和政府机构那里接受捐赠。非盈利组织通常承诺讲资金用于公益目的,因此许多捐赠者更愿意向非营利组织捐款。在一些情况下,捐款还可以享受税收减免。

 

合作和伙伴关系:非盈利的身份也可能促进与学术界、政府机构和其他非盈利组织的合作。这些组织可能更愿意与非营利实体合作,共同致力于研究和发展项目,因为它们知道合作的主要目的是促进技术进步和社会福祉,而不是为了获得商业利益。

 

然而,随着AI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市场对高级AI研究和应用的巨大需求,OpenAI面临着显著的资金和资源挑战,这些挑战超出了传统非盈利模式能够有效应对的范畴。

 

2019年,OpenAI的非盈利模式发生了重大转变。

 

当时OpenAI称,为了解决这些挑战并确保能够持续在AI领域进行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OpenAI创立了“限制盈利”公司“OpenAI LP”(有限合伙企业)。这种结构允许OpenAI吸引私人投资,同时保持其长期的使命——确保人工智能的发展能够造福全人类。

 

“限制盈利”这一概念意味着,尽管OpenAI LP可以产生利润并向其投资者返回投资,但给股东设立了100倍利润的盈利上限。一旦达到这个盈利上限,OpenAI LP产生的任何额外利润将会被再投资于公司的使命中,即促进人类共同的福祉和确保人工智能技术的安全发展。

 

那么这种转变合理合法吗?

首先,OpenAI早已考虑到了转型的合法性。通过OpenAI LP,以及其管理公司OpenAI GP LLC来实现转型,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法律风险。这样的结构旨在允许OpenAI吸引必要的资本投资,以推进其研究和商业目标,同时限制利润分配,确保公司能够继续追求其更广泛的社会使命。

 

OpenAI认为,通过这种结构可以平衡盈利和非盈利的目标,保证公司能够在追求其社会使命的同时,获得必要的资金和资源进行研究和开发。这种模式也意味着OpenAI能够更灵活地与其他公司和组织合作,推动其技术的商业化,同时确保其长期目标不会被牺牲。

 

对此,业界则普遍认为,无论是非盈利还是限制盈利,OpenAI的透明度、责任和对公众利益的承诺将是评估其是否忠于初衷的关键因素。

 

对于100倍回报上限的设置,也有人认为这明显过高了。相比于硅谷的其他科技巨头,谷歌在2004年上市之初,市值约为230亿美元,如今是1.7万亿,市值增长了近80倍。Meta在2012年上市时,市值约为900亿,如今是1.2万亿,增长13倍左右。

 

一位硅谷投资人曾向虎嗅表示,虽然谷歌、Meta、微软和AWS等公司为其投资者创造了显著的回报,但这些回报是在不同的市场条件、公司发展阶段和时间跨度下实现的。与OpenAI设定的“100倍盈利上限”相比,这些情况具有很大的差异性和复杂性,不易进行直接比较。

 

xAI对标OpenAI有多少胜算?

 

马斯克认为,OpenAI没有足够关注技术对人类存在的风险。马斯克的诉讼称,OpenAI最初是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创建的,旨在为“人类的利益”开发人工智能。诉讼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是,其技术应该是开源的,意味着它会与世界分享底层软件代码。相反,该公司创建了一个营利性业务,并限制了这项技术的访问。

 

不过,在AI的开源开放、造福人类这方面,马斯克也并未做出特别好的表率。

 

事实上,控告了奥特曼的马斯克在这起官司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利益关联,那就是马斯克旗下的xAI与OpenAI的竞争关系。

 

马斯克在2023年3月创立了xAI,目前已经发布了一款名为Grok的对话机器人产品。xAI拥有一个宏大的目标:理解宇宙的真实本质。马斯克给xAI设定的目标是,通过AI推进人类知识和科学发现,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同样关注大语言模型的xAI,在AI市场上自然要将OpenAI当做主要的竞争对手。目前Grok亦非开源AI产品。

 

虽然在目前的AI市场上,还没有哪家的产品力能真正与OpenAI掰掰手腕。但各家也有自己的优势,与X绑定的x.AI,在训练数据方面有着天然优势,因为它可以直接调取X的数据用于训练。

 

据X公开的数据显示,目前X有超过5亿月活用户,每天大约有5亿条帖子,每天约有 100 万新用户注册,用户使用时间有所增加,平均每天在X上花费超过 32 分钟。

 

X在2023年8月更新的隐私政策中,明确写道:

 

我们可以使用我们收集的信息以及公开可获取的信息,来帮助训练我们的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模型,以达到本政策中列明的目的。

 

马斯克也承认了,确实正在使用X的公开数据训练AI。

 

那么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实时数据对于大语言模型有什么好处呢?

 

OpenAI的GPT-3.5和GPT-4在训练过程中,就使用了大量Reddit和Twitter等平台的数据。丰富的人类互动和对话数据对于训练LLM来说非常有价值。Reddit上的对话与其他类型的数据不同,因为它们是真实的人际互动,有助于提高AI的事实准确性和类似人的行为。

 

“在算法相同的情况下,数据质量决定了LLM的天花板高度。”这样的观点几乎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事实上,目前的大语言模型大多是基于transformer的注意力机制开发的。在算法层面虽有差异,但注定不大。

 

“这些公开可用的在线推文有助于训练AI模型,确保AI接触到广泛的实时、短形式内容,反映社交媒体沟通的动态。”一位AI数据专家告诉虎嗅,实时交互数据有助于理解和复制自然的对话语言模式。同时,它可以让AI模型了解最新趋势、俚语和话题讨论,这也正是Grok目前主打的“叛逆、调侃”模式。

 

马斯克与OpenAI的恩怨情仇

 

对奥特曼的诉讼,可以说是马斯克与奥特曼之间恩怨情仇的新篇章。

 

ChatGPT发布会,马斯克就开始频繁爆红OpenAI和奥特曼。当时,奥特曼曾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评价马斯克:“不管你想说他什么,我认为他就是一个混蛋。他有一种不是我自己想要的风格。但我认为他真的很在乎,他对人类的未来感到非常紧张。”

 

不过,奥特曼仍然认为,“马斯克是他认为的英雄之一”,虽然“他正在推特上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攻击我们。”

 

马斯克和奥特曼的恩怨情仇还要从2015年加州葡萄酒乡的生日派对上说起。

 

当时埃隆·马斯克和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发生了一场激烈争论,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不应该被掌握在少数大公司手里,AI应该是Open的,确保能够造福全人类的。

 

此后不久,马斯克就遇到了当时在硅谷创业加速器 Y Combinator当总裁的奥特曼。

 

奥特曼 向 马斯克 提出一个关于 AI 发展的思考,认为阻止 AI 发展几乎不可能,建议通过非盈利组织推进,确保技术惠及全球。他提出了一个由 Y Combinator 启动的 AI 项目,类似于“曼哈顿计划”。马斯克 表示这个想法值得讨论。

 

2015年6月,奥特曼 向 马斯克 提交了一个详细提案,旨在创造第一个通用 AI,并以安全为首要任务,技术由基金会拥有,服务于全球利益。提案包括初始团队规模和治理结构。马斯克 同意了这个提案。

 

随后,奥特曼 开始招募团队成员,包括 Gregory Brockman,并与 马斯克 讨论了以中立、合作的方式进入 AI 领域的重要性。马斯克 承诺提供资金,并提出了新实验室的名称:“Open AI Institute”,简称“OpenAI”。

 

2015年12月,OpenAI, Inc. 在特拉华州正式成立,目标是慈善和教育,旨在资助 AI 技术的研发和分发,技术成果将开源并惠及公众。OpenAI 对外公布时,马斯克 和 奥特曼 被命名为联合主席,Brockman 为首席技术官,强调其非盈利性质和对人类积极影响的专注。

 

2018年,马斯克宣布退出了OpenAI董事会,其主要原因是精力不够。

 

当时,马斯克曾发推称自己需要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特斯拉和SpaceX上。同时,他也表示,自己对OpenAI高层制定的发展方向并不完全认可,特别是对于组织专注于构建商业产品而非AI安全的基础研究。在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他曾表示不同意OpenAI专注于开发商业产品而非基础AI安全研究的决定。他认为这种方法可能会导致AI开发中的偏见和潜在的有害后果。

 

虽然离开了OpenAI,但马斯克并没有离开人工智能。在成立xAI之前,马斯克的AI主要体现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方面,马斯克一直将特斯拉定义为一家AI与电动汽车深度结合的公司。

 

2014年,特斯拉即已在自动驾驶领域开始早期尝试;2015年,特斯拉推出了自动驾驶的第一个版本Autopilot 1.0,开启这项功能的特斯拉电动车可以实现自动变道、自适应巡航控制和车道保持等。

 

2016年Autopilot升级到了2.0版本,2019年特斯拉推出了完全自动驾驶 (FSD,Full Self Driving) 的早期版本,开始提供更高级的自动驾驶功能,包括自动停车和召唤功能。

 

在此之后,特斯拉持续向L5级自动驾驶狂奔,几乎每年马斯克都会发布“今年底我们就会实现FSD”。

 

从AI今天的发展趋势来看,特斯拉与大语言模型的结合在未来肯定还将更加深入。如今,很多车企已经开始与大语言模型合作,尝试利用大模型改善车机系统、自动驾驶系统了。而AI大模型的多模态识别功能,势必成为自动驾驶的“大杀器”。

在自动驾驶传感器方面,马斯克一直力推摄像头,而如今AI研究的主流方向之一“多模态”,将很大程度上提高自动驾驶在视觉识别方面的能力。因此xAI未来亦很有可能应用在Tesla的自动驾驶。

Source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