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又发新机了。

两周前,魅族悄然宣布告别传统手机,将全部的精力ALL IN AI。彼时,魅友们还以为,魅族向内卷严重的国内友商们道了声珍重,准备换个赛道江湖再见。曾经“小而美”的科技理想,似乎就此画上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

出人意料的是,2月29日晚,魅族21 PRO正式发布,久违的前魅族高级副总裁、魅蓝总裁李楠和“Flyme之父”杨颜,应邀现身珠海长琴岛,在倒春寒的劲风中宣布:魅族21 PRO不但是智能手机时代的句号,也是AI时代的开始。

为此,魅族21 PRO将向所有大模型开放。搭载Flyme AI的魅族终端,将会在未来推出更多的AI功能。

曾经的魅蓝总裁李楠,为了魅族手机的再一次告别“限时回归”。(图/魅族科技直播截图)

在苹果头显都仍然缺陷重重的今天,AI手机对于消费者来说,其实是个更稳妥的选择。

但魅族转型的决心又不止于此。

尽管搭载了诸多AI概念,魅族21 PRO仍然是魅族智能手机字面意义上的句号。2月29日的发布会上,魅族还宣布了另一个消息:他们将于今年美国“黑色星期五”大促期间,在当地发布一款完全独立于手机的AI设备。

要知道,尽管很多老魅友早已转投其他厂商,但魅族这两年确实是有所回暖的,2023年年底发售的魅族21,在安卓手机流畅榜和性能榜上都名列前茅,开售成绩也远超上一代旗舰机魅族20。

要重新拿回失去的“粉丝信仰”,本非一朝一夕的事。一位魅族17用户就向新周刊坦言,“比起魅族21 PRO,我其实更想知道Flyme还给不给我们老用户更新。不过我也准备换手机了,下一台不会是魅族。”

但如同当年退出MP3市场一样,在一个可见转机的上升期,魅族再次果断选择更换赛道。

在“后黄章时代”,曾经命途波折的“珠海小厂”,似乎仍然保留了几分特立独行的偏执。

一、魅族,曾经魅力四射

年轻一点的网友可能不太清楚,除了新能源汽车新势力“蔚小理”,中文互联网上至今还有“华小魅”的说法——不仅是这三家都从手机领域跨界智能汽车,还因为魅族也曾是和华为、小米肩并肩崛起的“智能手机新势力”。

2003年,本名黄秀章的黄章,拉上一起离职的同事白永祥,在珠海拱北一栋两层灰色小楼里创办了魅族科技。

在此之前,这个时年27岁的梅州小伙子,已经外出打工了10年,在深圳当过厨师,搬过货,还在一家名为“爱琴”的新加坡合资公司卖过VCD、音响和MP3。

对于一个缺乏学历加持的电子产品发烧友来说,能够在命运眷顾下入职一家还算不错的企业,并凭借努力从技术员一路干到总经理,这本是一段相当美丽的逆袭童话。但职场是一个人来人往的草台班子,从来没有什么恒久不变的际遇。当专注产品研发的打工人黄章和想要加大广告投入的老板第一次产生矛盾,离开的结局早已注定。

很快,在iMP3闪存论坛上,还没有人认识的魅族,发帖子宣告了自己即将发布MP3产品的消息。

像17岁刚刚出海的路飞一样,魅族迫不及待想让江湖记住自己的名号。而魅族那激荡人心的命运,确实也曾和热血少年番何其相似。

做了一年的贴牌代工之后,魅族很快凭借那部支持自助换壳的魅族E2俘获了一大批死忠粉。接下来三年,仅仅依靠10款产品,魅族便坐稳了国内MP3第一的宝座。在2006年推出miniplayer后,其行业地位更是达到顶峰。

在那时候,一台外观酷似苹果ipod、机身没有一颗螺丝、添加了少有的触控屏、外表精致迷人、音质优美动人、价钱美丽感人的miniplayer,在年轻人心中的地位,不亚于今天的iPhone。

然而,黄章却大手一挥,砍掉了这棵摇钱树,在安卓都还未见踪影的时候,投入所有人都眼馋却又不知道路在何方的智能手机市场,正面挑战刚刚横空出世的iPhone,以及还未惊醒、王座已经摇摇欲坠的诺基亚。

值得一提的是,在转型做手机之前,魅族并不只研发了10款MP3,只是大多都入不了黄章法眼——这个男人曾因对地板不满意,三次砸掉总部食堂;也曾因0.7mm误差,为魅族MX3修改出18套模具。他对产品要求苛刻,不足为奇。

摸着石头造出的魅族M8,是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国产智能手机,两个月就卖出了10万台,更因为其划时代的设计,被微软总部收藏展览。其后继机型M9,在北上广深引发过上千人排队抢购的盛况。

让人怀念的一代神机魅族M8。(图/小红书截图)

黄章口中的“梦想系列”魅族MX系列,首次搭载了深度定制的Flyme系统。在设计上,MX1采取了体现息屏美学的黑色玻璃,以及充满质感的金属边框,在一众塑料机身中显得独树一帜。

在这段时间里,主导Flyme的杨颜和负责营销的李楠先后加入魅族,加上白永祥,魅族“三剑客”悉数到位。

再之后,魅族MX2曾和“神机”小米2一时瑜亮,一同站在国产智能机第一梯队。MX3则作为第一款128G大容量手机被卖到了东欧,在中国手机卖遍全球之前,就让西方世界认识到了来自东方的“魅力”。

可以说,即便在2010年已经退出公司的日常管理,黄章那份近乎偏执的追求,以及白永祥、李楠和杨颜“三剑客”等人,仍然为魅族注入了无可挑剔的技术理想主义光辉。

二、投票没输过,销量没赢过

从安卓出世的那一刻起,智能手机市场的逻辑已经被彻底改变。本质上,这已经成了一个“有钱就可入局”的游戏。

高度内卷之下,昔日霸主诺基亚可以被拉下王座,“小而美”的功能机代表索尼爱立信成了破碎的童话,HTC、多普达和全面溃败的日系手机,都被留在了昨天。

此情此景下,“珠海小厂”显然没有足够的体量,去迎击市场的大风大浪。

2014年发布的魅族MX4系列,引爆了魅族的隐患。尽管硬件配置几乎拉满,但因为黄章不愿向高通妥协,MX4搭载的联发科MT6595打不过同时期更主流的骁龙801,MX4 PRO的三星猎户座5430处理器也撑不起那块5.5寸的2K屏,招牌的Flyme更是正经历被挖角的困窘,魅族遭遇了造手机以来的第一次滑铁卢。

四处漏风之际,黄章在这一年12月出山,但也未能扭转魅族的由盛转衰。中文互联网从此多了一个魅族专属的名梗:投票没输过,销量没赢过。

审美超前、背弃主流、过分偏执,魅族的特立独行仍然时常被人高看一眼,但口嫌体正直的网友们,并没有在金钱上给出更多的支持。

2019年4月发布的魅族16S PRO口碑炸裂,销量却叫好不叫座。(图/网易2019年度十大网友最喜爱手机评选)

公正地说,魅族不是没有过翻身机会。黄章出山之后,次年2月便拉到了阿里巴巴5.9亿美元的投资。这一年推出的MX5,全金属机身审美依然在线,24W快充领先大厂不少年,MT6795 Turbo处理器更是吊打高通的骁龙808和810。

加上更加纯粹贯彻“小而美”理念的魅蓝metal,双线齐头并进的魅族在这一年迎来了最后的高光——2000万台手机的成绩,较上一年翻了三倍。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MX5的胜利和MX4的落寞,甚至可以简单粗暴地概括为高通和联发科的芯片之争——毕竟,对于消费者来说,无论什么档位的智能手机,日常使用中的流畅、发热、速度体验总是排在第一位的,其他硬件配置不过是丰俭由人。

而在智能手机年代,高通绝大多数时候都保持着对联发科的技术优势。但在其他厂商都乖乖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的时候,黄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愿意妥协。

类似的故事,在过去十年屡屡上演。

比如,在小米MIX开启了一波全面屏浪潮时,魅族PRO 7仍然没有跟上主流,剑走偏锋地搞出了一个被戏称为“智窗”的副屏,更没有跟上“水桶机”的主流打法;又比如,因为觉得会降低魅族的“品牌形象”,黄章毫不犹豫砍掉了整条魅蓝业务。

这两波骚操作的直接后果,除了使魅族在市场上铩羽而归,还导致了白永祥和李楠先后出走。为人津津乐道的魅族“三剑客”至此分崩离析,只剩下“Flyme之父”杨颜留任至今。

而黄章本人,也在2022年吉利入主之后,正式和魅族分道扬镳。

三、ALL IN AI之后,魅族还美吗?

在魅族“改嫁”吉利之后,曾经一同崛起的“华小魅”,再次在智能汽车赛道狭路相逢。

去年3月,在2023 魅族秋季无界生态发布会上,星纪魅族集团发布了无界生态系统 FlymeOS、全新“手车互融”解决方案 Flyme Link等多款产品,并宣布要启动DreamCar共创计划。

当时,星纪魅族集团董事长兼CEO沈子瑜表示,“我们天生就具备汽车的基因”,并期望魅族系列能够为诸多汽车公司赋能。他还预告,公司将在2024年推出“魅族定制车”。

在跨界车机系统之后,AI就是Flyme锚定的方向。(图/沈子瑜微博)

魅族的幸运在于,移动智能设备市场可能又梦回2006年的情景——前路广阔却未知深浅,机会属于每一个玩家。

AI这条赛道是一定要走的,而手上还有Flyme的魅族,背后还有吉利的支持,并不需要像18年前那样,靠着孤注一掷的勇气,完完全全摸着石头过河。

你看,从骁龙 8 Gen3 处理器、2K屏幕、百万快充到潜望长焦,比起友商同级别机型动辄徕卡影像、哈苏镜头的配置,魅族21 PRO的硬件仍然是有些逊色的。

魅族敢于定价4999元起步的底气,有且只有AI。

根据杨颜在发布会上的介绍,Flyme AI目前已经可以满足一些日常使用场景,比如即问即答的Aicy语音,可以实现魔法消除、图片扩展以及生成个人写真等功能的AI图库,能够生成文案、聊天回复、一键生成回复建议的AI辅助输入,等等。

很基础,但又不止如此。

作为“全世界第一台开放硬件”的手机,在向所有大模型开放后,魅族将给开发者提供系统权限、Flyme API文档,允许LLM向用户请求数据,并开放处理器的AI算力。

不难看出,魅族的部分意图在于构建Flyme AI的生态,为未来三年ALL IN AI的新设备的使用场景布局。

ALL IN AI的选择看似超前甚至激进,其实也藏着一些求稳的心态。很魅族,也很不魅族。

在确认李楠将以嘉宾身份现身之后,很多魅友都在问,最适合为魅族手机画上一个句号的白永祥会不会出现?可惜的是,李楠早早就杜绝了这种可能性,因为“白总”现在对魅族没有兴趣,“三剑客”的重聚只是空想。

2月26日,李楠连发了三条微博,确认白永祥不会和他一样出现在魅族21 PRO的发布会上。(图/李楠微博)

魅族手机的黄金时代终究还是过去了,就如同miniplayer带走的mp3荣光一样,魅族对过去的眷恋,其实从来都很淡。

至于没有人相信还会现身的黄章,不知作何感想。

黄章经历过太多聚散离合,和理念不合的爱琴走不到最后,和魅族“三剑客”逐一分道扬镳,和注入过浓厚理想主义的魅族最终也只能挥手作别。

对于这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来说,也许孤独才是漫长的人生常态。

只是,在午夜梦回的若干时候,如今早已和高通相逢一笑泯恩仇的黄章,不知道是否曾想起昔日不愿和安卓合作的诺基亚,有没有复盘过并不那么家大业大的魅族,当初是否应该在每个选择上,都维持过分的傲娇和矜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ID:new-weekly),作者:安菲尔德,编辑:晏非

Source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