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热点话题

农民工子女,从小学读到高中平均转学4次

2024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介绍今年政府工作任务时提出,要“推动城乡融合和区域协调发展,大力优化经济布局”。 推动城乡融合和区域协调发展包括两个重要的方面,一是积极推进新型城镇化,二是提高区域协调发展水平。 推进城乡融合发展为什么要积极推进新型城镇化?中国目前处于新型城镇化的什么阶段?还有哪些障碍需要扫除?在推动城乡融合和区域协调发展的过程中,为什么要将新型城镇化和乡村全面振兴有机结合起来?对此,经济观察网采访了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以下是经济观察网与尹稚的对话。 经济观察网:中国目前处于新型城镇化的什么阶段?还有哪些核心问题需要解决? 尹稚:在新型城镇化的上半场,我们重点解决的是农村已经转移的剩余劳动力如何进城的问题。现在,除了极个别特大、超大城市仍有一些时段性要求和积分门槛外,绝大部分城市已经实现了“零门槛”落户,可以说,农民工“进得来”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目前,中国正处在新型城镇化的下半场,在这一工作阶段,我们仍然存在一些具体环节、门槛和瓶颈问题需要解决。从2016年开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各种文件里,就把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放在最突出的位置。 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分为几个重要层次。 首先要“进得来”,且能够通过合法渠道进来,合法渠道的意思是不仅就业转移,身份也要能融入城市; 第二是“留得下”,我们需要给农业人口一个户口,或者是一张与户口享受近似或同等福利待遇的居住证; 第三是怎么让农民工留下后能“过得好”,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这就需要让农民工在医疗、教育、养老、居住等方面享受的待遇与原有城市居民实现同等的、无缝化的对接。 比如从教育问题来看,农民工随迁子女理论上已经拥有在城市接受教育的机会,但他们接受的教育质量与原有城市居民之间仍然是有差距的,比如农民工子女能就读的学校可能是排名靠后的学校。 而且,中国基础教育包含几个阶段的竞争性考评,这对农民工子女也是很不友好的。如果没有户口只有居住证,在很多地方无法参加小升初、中考等竞争性考试,从而会导致农民工随迁子女的就学连续性很差,而教育的连续性和稳定性都会影响到教育的质量。 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农民工子女从进入小学到高中毕业,平均转学次数超过了4次。 最后,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农民工能成为新市民。将来还能把“新”这个标签摘掉,让他们能真正融入正常的市民社会,有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和能力。 经济观察网: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为什么要将县城作为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载体? 尹稚:我国的县城实际上是一个人口高流动性的地区,不断有人涌入,也不断地有人离开。从数据观察看,它更像是一个人生驿站,是实现城市化的第一个台阶。农民工群体走向城市的过程中,可以通过在县城的非农化就业,实现最早的城市型财富积累。而城市中热爱农业的人在返乡的过程当中,县城也能起到非常重要的驿站作用。 许多农村人口会选择县城作为起点,包括教育提升方面,农民有点积蓄后,通常都会优先将孩子送到县城里读书,等有更好的收入和积蓄后,再将孩子送到地级市,甚至去省城寻求更好的教育资源。不过,对于农民工子女来说,人生的教育起点往往还是在县城,所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强调了要“加强县域普通高中建设”。 经济观察网: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把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全面有机地结合起来,这样做的作用是什么?为什么要促进各类要素双向流动? 尹稚:新型城镇化的下半场,当下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如何促使城市里的成熟资源要素正常地流向乡村地区,使日渐凋敝的乡村重新拥有造血职能。这样才能够把农业现代化纳入到整个现代工业体系中,让更多城市产业外延在农村实现落地,实实在在地形成农村的富民产业。 农村的现代化发展不能依靠封闭在农村内部自产自销的小农经济。它的科技源头在城市,最大的市场也在城市,农村劳动力素质提升也要依靠城市。因为绝大部分的高端教育资源,比如更高端的职业化教育资源都在城市。要通过双向流动把农村和城市要素对接好,才能够真正地实现城乡之间的共同繁荣。在新型城镇化的上半场,我们解决了农村资源进城的问题,下半场需要重点解决城市资源如何正常返乡的问题。 经济观察网:城市资源正常返乡过程中主要遇到了哪些阻碍? 尹稚:在中国,所有城市土地是国有的,农村土地也是归劳动集体所有,这两种土地性质是不一样的。按现在的法律政策,土地流转和租赁行为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合同行为,相关的民事权利仍然缺乏明确的法律保障。 我们可以在一些媒体报道中看到,一些人在回乡创业的过程中,无论是从事种植还是养殖业,可能会经常发生一些哄抢事件,而执法则非常不力。这就是因为缺乏依据,从业者没有劳动集体的正常身份,缺少真正意义上受法律保护的土地承包权。 就像农民进城需要户口、居住证,城市人口下乡同样需要解决相应的民事经济权利的再认证问题、身份的再认定问题、合理占有生产资料的再认定问题等,这些问题都不是靠简单的经济契约可以完全解决的。经济契约加民事法律约定才能够给他一个受法律保护的环境,让其从事农业的现代化生产。 就如同我们逐步强化了农民工进城后的各类权益保障,现在我们要把反向的渠道也打通。在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过程中,也包含了城乡之间各种要素流通的市场,在新型城镇化的下半场,我们需要扫清一些城乡之间阻碍要素流动的制度性障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作者:丁文婷 Source

美國物價再度上漲,股市狂跌,可能今年都沒法降息了

美國勞工部週三公佈了3月份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並沒有大家期望中的物價下跌,而是再度上漲3.5%。訊息一出,美國股市暴跌,道瓊斯指數在訊息公佈後的幾分鐘內暴跌500點。 引發這一輪物價上漲的主要原因是房價和油價的上漲,這兩個原因佔了一半以上。這在我們早前的分析文章中也有提過,進入3月份後,或許是3月份降息的希望破滅,讓更多的潛在買家不再等待,而是堅決買房,美國的房價開始迎來又一波的上漲,三年前加價搶房的情景再現。 比如洛杉磯華人區阿罕布拉這個僅僅是2房1衛,面積只有1142平方英尺的房子,2月底的掛牌價是76.8萬美元,一個月後顯示最終成交價是83萬美元。 除了房價和油價外,食品價格也上漲了0.1%,主要是肉類和蛋類的價格漲幅比較大,蔬菜和水果價格也有小幅上漲。 去年年底,市場樂觀預計今年美聯儲能夠有4次降息的機會,然而物價的持續高漲,已經讓原計劃3月底的降息夢破滅,如今連續三個月物價都比預期的漲幅更高,市場預計6月份的降息也基本上不可能了。 信安資產管理(Principal Asset Management)負責人西瑪·沙阿(Seema Shah)表示,即使下個月的通脹出現下降,美聯儲內部也不敢再隨意,即使是7月份降息也可能很勉強,更別說下個月看不到通脹降低的跡象。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則預測,幾年即使有降息,也從可能的6月份推遲至9月份,如果物價持續高漲,還可能進一步推遲。美聯儲基準基金利率目前在5.25%至5.5%之間。而30年的房屋貸款利率在6.8%左右。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拜登上任後,當年就引發嚴重的通貨膨脹,而拜登政府成員,包括財政部長耶倫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都一再強調只是暫時性的,如今已經「暫時」三年多了,這些所謂的知識精英沒有一個為此道歉。 《每日郵報》公佈了這幾年通脹的對比—— 2019年,100美元可以買到32件生活用品,包括牛奶、雞蛋、麵包、水果、咖啡、洗衣液,甚至洗潔精,足夠滿足一個人生活一個星期。 2024年,同樣的100美元,能購買到的東西減少三分之一。 Source

法國女演員家中被盜,她卻選擇放過盜賊放棄起訴?網友:這是聖母病,得治!

★ 奧黛麗(Audrey Lamy)是一位法國女演員兼喜劇家,法國南部人,43歲的她至今活躍在電視熒幕前。 奧黛麗的親妹妹也是演員,表兄弟是一位法國政治家,家境可謂顯赫。 奧黛麗成名後曾經在法國南部買了一棟度假別墅。就在最近,她因一起自身財物受損的入室盜竊案被法國網友罵瘋了! 因為,她居然選擇站在犯罪者那邊為他們著想… 一年半以前,奧黛麗位於法國南部的別墅被盜賊光顧了,她丟失了價值1.8萬歐元的名牌包包和珠寶。 當時她的管家通過電話告知了她這個壞訊息,幸好房子當時沒有人住,只是簡單的財物受損。 奧黛麗聽到這個訊息「很震驚」,因為她從未遇到這樣的事。 但好訊息很快傳來:當地警方給力,入室盜竊的3個盜賊已經找到了! 不知道贓物有無被追回,但奧黛麗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這夥人在盜竊奧黛麗家前就已經光顧了15所其它房屋,明顯是有組織犯罪。 罪犯落網,短時間內應該沒法出來做壞事,警察局很高興,辦案過程中讓奧黛麗寫一份指控書發給他們,他們好對這群罪犯進行起訴。 但沒成想,罪犯落網後,奧黛麗聽說了訊息,卻態度大變,表示自己——不想起訴這三個毛賊了! 難道奧黛麗認識這幾人? 非也。這三名年輕罪犯是來自波斯尼亞的非法移民,遠渡大洋而來,黑在了法國,和奧黛麗的人生毫無關聯。 黑在法國就算了,幾人還靠入室盜竊謀生,根本就沒想好好適應這個國家。 就是這麼幾個社會的禍害,奧黛麗怎麼突然放棄起訴了呢? 答案也很簡單:奧黛麗覺得這三人「太慘了」… 無家可歸,沒工作,沒錢,遠離家人,朝不保夕…要是奧黛麗配合起訴的話,這三人估計立刻就能被驅逐出境。 考慮到這三個非法難民的「難處」,奧黛麗決定:讓這件事隨風而去吧… 她放棄了起訴,這個月的庭審她也壓根當作不知道,沒有參加。 地方檢察官無奈進行公訴,但因奧黛麗這位關鍵人物全程不參與,最終針對這三名罪犯的人證物證非常匱乏,法庭只判了其中帶頭盜賊入獄一年並在10年內禁止進入法國領土的懲罰,對另外兩名幫手,因為證據不足,法庭沒法定罪,兩人直接當庭釋放了。 目前暫不清楚法國警方有無因這兩人的非法移民身份對兩人再作其它處理,但無疑的是,奧黛麗的不起訴和坐視不理,最終又把這兩人很快放回了法國社會之中。 法國網友們看了奧黛麗的仁慈,直接奔到她ins上去罵她: 「感謝您沒有對您的竊賊們提出投訴,因此他們將能夠製造出可能不如您富裕的新受害者。(他們之前已經盜竊了 15 所房屋,並且感謝您,他們將毫無問題地繼續盜竊)」 「請問您放滿了購物商品的家庭住址是哪裡?」 「我絕對無法理解你不提出投訴的決定。沒有理由去別人家拿東西犒勞自己,沒有理由拿走不屬於你的東西。在下一次入室盜竊中,您將承擔一些責任,這肯定會影響比您更需要幫助的人…人道主義並不意味著讓某些人對其他人實施非法行為,您完全脫離現實了。」 「奧黛麗·拉米是一個參與了幫助國家衰落的人。」…

加州唐人街珠寶店遭到「零元購」!幾十年奮鬥毀於一旦

4月10日中午,加州奧克蘭唐人街一家有著40年曆史的珠寶店遭到打砸搶,一群劫匪光天化日之下拿著槍進去將玻璃展櫃砸碎後,搶走了裡面的珠寶,據稱該店有85%至95%的珠寶被搶走。 由於疫情期間保險費上漲,店主停止購買保險,因此這些損失只能自己承擔,他們表示幾十年的奮鬥毀於一旦。 這是一間家族傳承的珠寶店,現在由託尼·鄭 (Tony Trinh) 負責經營,但是年邁的父母還是在看店,事發時由託尼69歲的的母親黛安 (Diane) 和一名店員在看店。 突然一群黑衣人衝了進來,為首的那個還拿著槍,戴安和店員見狀只能蹲下來,之後這些黑衣人拿起錘子對玻璃展櫃進行瘋狂打砸,並搶走了裡面的珠寶。 最終,託尼76歲的父親端著槍衝出來,這夥歹徒才四散而逃。據了解,這夥劫匪一共8個人搭乘2輛車前來搶劫。 託尼說,經過清點發現85%到95%的珠寶都被搶走了,母親奮鬥了一輩子的美國夢,不到一分鐘就破滅了。 託尼表示,由於在疫情期間保險費上漲,他們就停止購買保險了,因此所有的損失都只能自己扛,「我媽媽是一家之主,當她受苦的時候,我也會同樣感受到痛苦。」 事實上,最近幾年奧克蘭的治安迅速惡化,用現在政治正確的話是「亞裔仇恨」,即使是亞裔女性當市長也無法阻止頻頻發生針對亞裔的犯罪。 而託尼本人對奧克蘭唐人街的犯罪也很清楚,他是唐人街改造委員會的委員,沒想到自己的店鋪先遭了殃,即使如此他仍然看好唐人街的發展,他說與疫情期間相比,現在唐人街各方面都好了很多,「在清潔和安全方面,我們比以前進步了很多。」 但被問及店鋪是否能夠經營下去,託尼說:「我們很想這樣做,但目前還不知道情況這麼難。」 現狀 奧克蘭商店紛紛關閉 很遺憾,雖然託尼是唐人街改造委員會的委員,深知奧克蘭唐人街存在的風險,但他卻忽略了自家的危險,不僅沒有保險,甚至連槍都沒準備好,等到老父親把槍拿出來的時候,該搶的都搶完了。 這種情況不僅僅在唐人街發生,整個奧克蘭都成為犯罪之都,4月初,包括Taco Bell等幾家受歡迎的餐廳不得不關閉餐廳,因為員工擔心他們的安全。Taco Bell 是在發生一系列令人擔憂的搶劫事件後,才被迫改為外送店。 犯罪猖獗到什麼程度呢?你甚至可能在餐廳吃著漢堡就被人用槍指著頭搶走財物。 1 月下旬,奧克蘭一家 Denny’s 快餐店因暴力事件而關閉;2 月,奧克蘭唯一一家有18年曆史的In-N-Out Burger 餐廳宣佈關閉,該餐廳稱顧客和員工現在「不安全」…

洛杉磯與舊金山之間又多一種新交通方式,適合自駕遊

洛杉磯到舊金山這個距離有些尷尬!說近不近,自己開車的話需要8個小時;說遠不遠,坐飛機只需要一個小時多一點,但坐飛機過去以後需要租車,否則寸步難行。那有沒有可能人和車都一起運過去呢? 上個月,總部位於南加州新港灘的運輸初創公司「夢想之星」(Dreamstar Lines)與美國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達成協議,準備利用夜間的時間,從洛杉磯出發,8小時的行程,將人和車一起運到舊金山,返程也一樣。 也就是說,乘客只需要在火車上睡一覺,第二天醒來就可以開車下火車,去辦自己的事了。 這是一項初步協議,「夢想之星」將租用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的列車,來完成洛杉磯到舊金山的行程。 這條鐵路線沿著洛杉磯至舊金山的海岸鐵路線軌道運行,如果在白天可以欣賞美麗的加州海岸,不過晚上就只能睡覺了。 「夢想之星」執行長約書亞·多米尼克 (Joshua Dominic) 表示:「我們與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的合作對於 Dreamstar Lines 以及美國私人鐵路旅行的未來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通過推出這項服務,我們不僅提供了一種豪華且環保的旅行選擇,同時也振興了美國過夜鐵路旅行的豐富傳統。」 「夢想之星」表示,其下一代臥鋪車廂將擁有「現代便利設施和技術的豪華和便利」。臥鋪車廂設有私人房間和床,讓乘客可以完全平躺,豪華住宿將提供大床、「高檔裝飾」和套間淋浴間,所有乘客都可以使用高速網際網路以及餐飲服務。 「夢想之星」表示,它還在探索「附加汽車運輸服務」的想法,該服務將允許乘客攜帶自己的私人車輛出行,並在最終目的地使用汽車。希望這項新的隔夜客運鐵路服務能夠為加州人和其他旅客提供比短途航班更舒適、更方便、更環保的替代方案。 這項服務最早可能會在明年夏天開始,從去年開始,「夢想之星」就準備火車、融資和人員配備了。如果一切順利,可能還會擴展到其他市場。 多米尼克表示,他感謝聯合太平洋公司在雙方努力探討協議的過程中所表現出的意願和合作。 歷史上,洛杉磯到舊金山是曾經有火車臥鋪的,不過自1968年汽車和飛機開始普及以後,就停掉火車臥鋪的服務。 16年前,加州曾經雄心壯志地提出洛杉磯——舊金山的高鐵計劃,可惜花了數百億美金以後,加州高鐵宣佈失敗。 如今,「夢想之星」提出豪華臥鋪的概念,並且連人帶車一起運過去。不知大家是否看好這個服務?歡迎留言討論。 Source

拜登上臺三年,美國房價瘋漲,中產階級也買不起房了

中產階級被視為美國中堅力量最強的一個層級,一幢大House+兩臺車+狗一直是中產階級的標配。但最新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拜登上臺後的三年內,美國房價飆漲的速度令人難以置信,在美國100個大都市區中,有近一半的城市中產階級無法在此紮根,連房子都買不起,無法再自稱自己是中產階級了。 這是財務分析網站Creditnews.com的一項新研究,他們發現100個大都市區中,有48個大都市區的房價是中產階級無法負擔的。僅僅在5年前,也就是川普政府時期,僅僅是9個大都市區才無法負擔,中產階級可以輕鬆在絕大多數都市區買房安家。 更糟糕的是,對於稍低一個級別的「中下階層」來說,如今100個大都市區,有93個都市區都是「中下階層」無法負擔的,2019年只有33個。 這其中,加州成了「重災區」,研究發現,聖何塞、舊金山、洛杉磯、聖地亞哥、奧克斯納德/千橡市以及夏威夷檀香山是中產階級最難以負擔的城市。 研究人員表示,每個月的按揭貸款和房產稅,不超過家庭總收入的28%,被認為是可以負擔得起的,如果超過28%則認為是負擔不起。 以下是中產階級最負擔不起的十個都市區,以及購買普通住房所需的合格收入—— 聖何塞-桑尼維爾-聖克拉拉:年收入42.5萬美元 舊金山-奧克蘭-柏克萊:年收入31萬美元 洛杉磯-長灘-阿納海姆:年收入25.6萬美元 聖地亞哥-丘拉維斯塔-卡爾斯巴德:年收入25.3萬美元 夏威夷火奴魯魯市區:年收入23.5萬美元 奧克斯納德-千橡樹-文圖拉:年收入23.2萬美元 華盛頓州西雅圖-塔科馬-貝爾維尤:年收入19.7萬美元 波士頓-劍橋-牛頓,馬薩諸塞州/新罕布什爾州:年收入18.2萬美元 紐約-紐瓦克-澤西市,紐約/紐澤西/賓夕法尼亞:年收入17.3萬美元 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史丹佛-諾沃克:年收入16.3萬美元 對中產階級最友好的城市,分別在中西部、鐵鏽地帶和德克薩斯州部分地區。2024 年最實惠的都市區是俄亥俄州揚斯敦;俄亥俄州托萊多;德克薩斯州麥卡倫;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和堪薩斯州威奇托。 報告中寫道:「近年來,美國人一直受到歷史上最嚴重的住房供應短缺的困擾,同時抵押貸款利率飆升使這些因素變得更加複雜,甚至將最富裕和最合格的人擠出了市場。」 報告稱:「這個問題是白宮最關心的問題,拜登政府提出稅收抵免和其他購房舉措,以使中產階級更容易進入市場。」 但很顯然,拜登的一個又一個政策加劇了住房危機,不僅僅是底層百姓買不起房,就連中產階級也面臨住房危機。 Source

【恐襲】「碾死、刺死他們,在他們的食物裡下毒,用子彈打爆他們的頭,燒他們的房子」,恐怖組織號召年輕穆斯林在歐洲盃期間發動恐襲

2024足球歐洲盃(EM)今年 6 月將在德國舉辦,屆時將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批球迷將湧入德國。讓德國國家安全部門感到震驚且棘手的是:隨著大批球迷到來的,還有伊斯蘭恐怖分子,他們已經宣言將瞄準今年夏天的歐洲盃。 《呼羅珊之聲》是恐怖主義民兵組織 ISPK(IS 最危險的分支)的宣傳雜誌。該雜誌最新一期用的兩張圖片尤其被廣泛報道,可以說恐怖到不真實。 其中,一名身穿迷彩服、手持突擊步槍的恐怖分子站在城市電車上,旁邊的座位上放著一個標有TNT的盒子,電車上方寫著「歡迎來到歐洲」。整個畫面的配文則是:退場前的最後一次通話!一想到這不是電影海報,就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在另一張圖片中則明顯用了一座足球場當背景,一架無人機正在上空盤旋。旁邊的配文為:「如果在地面上他們不給你機會,那就從空中進攻!」 好一個雙關!如果你沒有把這句話理解為足球術語,你大概會感受到文字中的恐怖。 德國國家安全部門確信:此舉意在號召伊斯蘭極端分子在歐洲盃期間對德國乃至歐洲的公共交通實施襲擊。(那確信的面兒是不是有點窄,就不打算確信一下球場也是可能的目標嗎?) 恐怖組織ISPK曾策劃並實施了對科隆大教堂和維也納聖斯蒂芬大教堂的襲擊,以及3月底在莫斯科市政音樂廳發生的毀滅性恐怖襲擊。 該組織在宣傳雜誌中呼籲:「如果真主的敵人阻擋了我們通往更美好生活的路,那他們就無法阻擋我們鬥爭的道路。用你的車碾死異教徒,用刀刺死他們,在他們的食物裡裝滿毒藥,用子彈打爆他們的腦袋,放火燒他們的房子。 我們再次呼籲那些還在反對伊斯蘭世界、穆斯林和伊斯蘭儀式的國家的懷抱中的年輕人、穆斯林世界共同體的青年們,特別是哈里發的精銳戰士們行動起來。」 德國安全部門的反恐調查人員表示:「這本恐怖雜誌主要針對年輕人,對年輕人的吸引比其他任何人都重要。 這份呼籲明確表明IPSK想實施轟動性的襲擊,無論以何種方式、由誰發起。為此,所有潛在的所謂「獨狼」,即激進的獨立犯罪者,現在都成為了該雜誌的號召對象,煽動他們單獨實施恐怖襲擊。」 ISPK 代表 IS 分支呼羅珊省,是目前世界上最危險的恐怖組織。反恐調查人員相信,該組織在西歐擁有一個由 100 多人組成的嚴密恐怖網路。僅在德國就有超過 50 個成員。 薩拉菲運動在德國有十分豐富的基礎,特別是在年輕的穆斯林當中。反恐調查人員擔心ISPK的此類呼籲將會引發巨大的後果。 擔心之餘,希望他們反恐預案也能做好。 我是超酷廣告分割線 Source

日漫大师鸟山明去世,再见了《龙珠》

如果爽文男主真的存在,鸟山明得算一个。 毫无疑问,《阿拉蕾》《龙珠》的影响力席卷了全世界。国外的漫展许多人不识美猴王,却对龟派气功等招数如数家珍,在国内许多人仍能记起小时候互相传阅漫画书,或在电视机前守着动画播放的场景。 不止情怀,谈经济效益或许更能展现其统治级别。《阿拉蕾》时期,28岁的鸟山明交税便达6亿日元,更别说将少年jump推向黄金时代的《龙珠》,以及背后的商业链。名古屋政府为鸟山明能顺利前往东京交稿,不惜修一条公路,也成为漫画界为数不多的美谈。如此,漫画《龙珠》不仅仅是个精神载体,背后还站着一个商业帝国。 而缔造这一切的便是鸟山明。 因为想睡懒觉,所以当漫画家 残酷的《周刊少年jump》有着残酷的自然法则,达尔文的物竞天择在这里适用,严苛的编辑制度,让这里也随时上演着“有压迫就有反抗”的戏码。前有富坚义博公然挑衅,后有井上雄彦壮士断腕。日本的半部漫画史,也可为编辑和漫画家们的斗争史。 鸟山明,一个出生于农村,曾当过孩子王,自小懒散贪玩,不受管束,编辑部们又该如何与他斗智斗勇?且看他进入漫画修罗场前的故事吧。 1974年,自幼热爱画画的鸟山明从县立工业高中设计科毕业,进入一家设计公司当职员。然而职场生活却令他苦不堪言。喜欢睡懒觉的他,不仅天天迟到,还被上司指指点点,不服气的鸟山明决定辞职。 辞职之后,他偶然间看到漫画杂志《周刊少年Magazine》在进行漫画征稿,自觉胸有成竹。 于是,他开始画起了漫画,一个月后,他画出了自己第一部短篇作品准备投递。 然而记错了截稿日期,他与奖金50万日元的《周刊少年Magazine》失之交臂,转而投递奖金只有10万日元《周刊少年Jump》,但他的处女作《Awawa world》并没有得到赏识。 《少年Jump》总编辑西村繁男后来坦言,“鸟山明当初连得新人奖的实力都没有。” 但此时没有收入来源的鸟山明,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第二部短篇漫画《神秘雨人杰克》照搬了《星球大战》角色,根本谈不上原创,自然也石沉海底。 眼看快走投无路了,鸟山明碰上了一个贵人。 编辑部里有个叫鸟岛和彦的编辑,平日喜欢在其他编辑不要的“垃圾”中寻宝,鸟山明的作品就这样被翻出来了 。 鸟岛和彦把垃圾当成了宝贝,还写了封长信鼓励鸟山明,这位眼光卓越的编辑,挖掘了还是菜鸟的鸟山明,并在后来一举将他推上神坛。 抓住了救命稻草的鸟山明也在他的利诱下不停画着,这一年,鸟岛和彦让他画了不下1000张的废稿。 凭一己之力,将《少年Jump》送上黄金年代 昔日喜欢睡懒觉,经常迟到的鸟山明在画漫画上倒是出奇地守规矩,甚至勤勤恳恳得像头老牛,鸟岛和彦赞誉:“鸟山明是一个几乎不拖稿的漫画家,十分敬业”。 殊不知,除了自身敬业的因素,鸟岛和彦的恐吓也起了作用。鸟岛说,如果拖稿就只能来东京工作,鸟山明不喜欢在城市工作,故而兢兢业业。 鸟山明碰上鸟岛和彦,堪比网瘾少年遇上高尚版杨永信,狼入户口。 但能言听计从,还源于鸟岛在专业上确实能掌控雷电。 《阿拉蕾》起初的主角是邋里邋遢的老年博士,鸟岛和彦看见便说道:“谁喜欢看这种老头,这小女孩不错,就她当主角!” 这临时的决定,实则是受高桥留美子时下爆火的《福星小子》的启发,当时以女性为主角的恋爱漫画在崛起。 萌萌的阿拉蕾应运而生。事实证明,这项策略是正确的,《阿拉蕾》的成功,让鸟山明从新人,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星。《阿拉蕾》还助力《周刊少年Jump》的发行量超过了400万,一只脚迈进了辉煌的黄金时代。 然而市场的顺遂,也让鸟山明陷入了另一种困局。 这部《阿拉蕾》他原意只想连载10话就收工躺平,如果火了,那完结就遥遥无期。…

【德國】淘汰核能一週年,環境部長對於重啟核電的討論十分惱火,大潑冷水,「沒有回頭路 了」

德國最後的核電站已經關閉一年了。差點被博茲瓦納贈送兩萬頭大象的環境部長斯特菲·萊姆克(綠黨)對德國仍然存在有關核能好處的爭論感到惱火。她發出無情警告,「沒有回頭路了。」 聯邦環境部長斯特菲·萊姆克(綠黨)表示,德國有關核電的政治辯論正變得越來越遠離現實。萊姆克告訴德新社,德國完全淘汰核能一年後,有些人仍然「將核電視為能源政策的救世主」,「有些人」指的是那些希望看到核電迴歸的人。 「逐步淘汰核能是德國的勝利。特別是在不確定的時期,我們很高興我們在 2023 年 4 月最終淘汰核電,使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加安全。」 萊姆克補充道。 下週一是德國淘汰核電站一週年紀念日。2023年4月15日,最後三座核電站Isar 2、Neckarwestheim 2和Emsland被關閉。對這一決定的批評依然存在,有人呼籲—特別是來自保守派人士,要求迴歸核能。就在本週,聯邦議會小組要求聯邦議院確定討論時間。 在退出之前以及能源危機的背景下,批評者曾多次警告德國關閉核電站會危電力供應安全。 但聯邦經濟部長羅伯特·哈貝克(綠黨)確認:「供應安全始終得到保障。德國將煤炭轉化為電力的數量比幾十年來要少,可再生能源也走在正確的軌道上,德國現在必須保持正軌」。 萊姆克說:「現實情況是,核電在全球電力生產中的份額多年來一直在下降。」 各地的核項目將變得更加昂貴,或者將被徹底取消。此外,核電是一項「高風險技術」這一事實在爭論中一再被忽視。 「事實仍然是,世界上沒有任何保險能夠涵蓋崩潰的風險」,她說,還有一個「可悲的現實」是,許多國家在尋找核廢料最終處置庫方面幾乎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萊姆克警告說:「我只能呼籲我們所有人記住向前看並安全地處置德國核電的輝煌遺產。這個任務’足夠大‘ 」。 Source

【醜聞】「德國高考」Abitur考題失竊,下薩克森全州考生在考場上突然被取消當天的考試

週三是下薩克森州高中畢業考試Abitur的日子,學生們本應在早上 8 點專心地參加政治/經濟考試。但在整個下薩克森州,這門畢業考試當天取消了。 事情是這樣的。在下薩克森州的戈斯拉爾的Christian-von-Dohm高中,一名保安發現了散落在整個校園的檔案。這些檔案與存放著畢業考試試題的學校保險櫃中取出的一致,這是考題被洩露了嗎?據德媒《圖片報》訊息,的確裝有考題的保險櫃已被撬開。一名當地警方發言人確認:「週二夜裡發生了一次入室盜竊。我們不確定盜賊是否是衝著高考試卷來的。我們的調查才剛剛開始。」 雖然警察表示還不確定盜賊是否是衝著偷考題才撬開了保險櫃,但是可以明確的是:保險櫃內的確裝有考題捲紙。 問題是這些畢業考試試題在整個下薩克森州是統一的。老師會在考試前一天下載這些試題之後進行復印。戈斯拉爾高中的老師們也是這樣操做的—他們將影印的試卷密封后放入保險櫃,並將其上鎖。 下薩克森州文化部門的發言人Britta Lüers對此表示:「教師們的行為完全符合規定。他們無可指責。」 但是由於畢業考試試題在考試開始前已從保險櫃中被帶到校園裡,該州教育部門作出反應:必須在整個聯邦州範圍內重新收回這些試題,共有8000名學生受到影響。 大約在早上9點,為補考預留的新試題被上傳,各學校可以重新下載。 同時,各學校現在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在週四再次開始考試。或者,如果學生中的不安情緒過大,可使用補考日期,發言人補充說。 如果選擇延期,那麼這門政治/經濟學科的考試將在5月8日進行。 Source

全国政协委员蒋胜男:“生儿子才能分地”是高彩礼的根源

“农村的女性,是因为失地导致失位,失位导致失语,失语导致失人。”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编剧、温州大学人文学院研究员蒋胜男告诉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3月7日获悉,蒋胜男为今年全国两会准备了多份提案,其中一份与推进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保障相关。 蒋胜男在调研中发现,有的地方村规村约中存在很多不公平的内容。比如,生儿子有地,生女儿没地;或者生儿子地多,生女儿地少;或者女儿出嫁后才能在丈夫的村子分到地;甚至有的村子会取消原来分给大龄未婚女性的地。她认为,这些情况会导致农民根据利益取舍去重男轻女,进而导致出生性别比失衡、高彩礼、拐卖妇女等一系列问题。 蒋胜男是知名作家、编剧,代表作有《芈月传》《燕云台》《天圣令》《历史的模样》等。在她担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期间,曾提交多个引发热议的建议,如删除离婚冷静期、推进法定婚检、代孕入刑、拐卖妇女儿童的买卖同罪、取消报考公务员年龄限制等,这些建议基本集中在三个方面:维护原创,关心妇女儿童,关心年轻人的生存。 对话 经济观察网:今年,你建议推进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保障,为什么会关注这个问题? 蒋胜男:前年,我建议推进拐卖妇女儿童的买卖同罪时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过去,我一直以为妇女交易拐卖是深山老林才有的,然而经过调研我们发现,一些经济发达的农村,甚至交通便利、有文化积累的地区也会出现妇女拐卖与非法买卖男婴的情况。我觉得很奇怪。 深究后我发现,问题的根源是出生性别比失衡,出生性别比失衡会伴随高彩礼。为什么会出现性别比失衡?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新中国成立那么多年了,封建思想的遗存还会那么重吗?后来我调研后发现,为什么很多人一定要生儿子,他们会说“因为生儿子有地分”。 有的地方村规村约中存在很多不公平的内容。比如,生儿子有地,生女儿没地;或者生儿子地多,生女儿地少;或者女儿出嫁后才能在丈夫的村子分到地;甚至有的村子会取消原来分给大龄未婚女性的地。女性嫁到一个村子,她可以从丈夫手里获得土地,一旦离婚,她又会失去土地。 这种村集体对农村妇女采取歧视性待遇的观念基础,基于广大农村地区仍沿袭着几千年来的父权制度,家庭以父系纵向传承,妇女处于从属地位,在一定事实上形成了妇女依旧活在“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三从”现实,有违新中国建立以来妇女解放的原则。 这个状态会导致什么问题呢?农民会根据利益取舍去重男轻女,而不完全是封建残余。而这往往可能导致“前二十年农村男婴出生多,后二十年男人找媳妇难;高价彩礼买媳妇,农村女人留不住”的情况。这样一来,很多人会把女儿视为“横竖要出嫁,到夫家去拿地”的人,就不会重视女儿。 有网友给我来信,说家里的地大部分是妈妈种的,但地属于不种地的爸爸,妈妈的付出没有回报。其实女性到了城里,哪怕做清洁工,干1小时活就收1小时钱,这钱是属于自己的。我们国家蒸蒸日上,可以说高铁建到哪里,哪里就会流失掉一部分女性。 这几年,一些农村女性意识觉醒,但她们在采取诉讼手段维权时,往往面临着重重困难,首先是自身文化水平有限,导致很多人并不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其次是法律在此方面的缺失,让这个群体维权困难,法院多以无权干预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决议为由拒绝受理。 农村的女性,是因为失地导致失位,失位导致失语,失语导致失人。 经济观察网:你历年的建议都非常关注女性的处境。 蒋胜男:从我做全国人大代表,到现在做全国政协委员,我的建议基本集中在三个方面:维护原创,关心妇女儿童,关心年轻人的生存。 我自己也是女性,经常收到很多女性读者或女性网友的来信,她们会更愿意向我诉说她们面临的生存状态。我提的每件事情都是与生存状态的安全感有关的,比如删除离婚冷静期、推进法定婚检、代孕入刑、拐卖妇女儿童的买卖同罪,包括今年的农村妇女土地权益保障。我希望让妇女同胞们能生活得更好,有更大的信心和自信去面对未来,包括面对恋爱和婚育。 经济观察网:你把自己的邮箱发布在网上,接受全网群众来信,是否有从网友来信中获得提案的启发? 蒋胜男:有的。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解除35岁职场恐惧,修订国家公务员报考年龄限制的建议》,就是受到网友的启发后形成的。那是在疫情期间,有网友给我发邮件说,他们过了35岁,因为单位的精简或变动影响,再就职时会有很大的困难。 其中一位网友给我的来信非常详尽地罗列了关于35岁的各种现状。今年我关于为基层工作者减负的提案,也是提前在微博上发起了调查,收到2000多条留言,六七十份来信,有的写得特别详细,对我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经济观察网:你今年在为基层工作者减负的提案中,也提到要为教师减负,这些内容是否有受到一些社会热点新闻的启发? 蒋胜男:我有关注各种各样的社会新闻。另外,今年我和基层工作者交流时,也有人提到其实老师的负担也很大,而且很多负担不是来自教育口,而是其他部门转嫁到老师身上的。比如保险、反诈、戴头盔、外来户登记、防火等工作,其实并不属于教育口。我觉得这是不太好的,一是加重了教师的负担,二是也会加重家长的负担,三是在压力倍增的老师和家长中间,孩子要怎么“减负”?减不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 (ID:eeojjgcw),作者:张铃 Source

【醜聞】馮德萊恩捲入貪腐調查!為人口剛過5億的歐盟用簡訊訂購了18億支新冠疫苗,目前已經銷燬1/9的疫苗了

距離歐盟大選還有兩個月,現任歐盟主席馮德萊恩也十分積極尋求連任,但最近發生的事可能會是她連任路上的一大絆腳石。 據比利時官方證實,歐盟檢察官辦公室 (EPPO)現已正式接管對馮德萊恩的調查,被調查的原因是所謂的「輝瑞門」貪腐事件。 這起刑事訴訟最早由比利時歐盟遊說人士弗雷德裡克·巴爾丹 (Frédéric Baldan) 提出,罪名是「干擾公職、破壞證據、腐敗和利益衝突」。 歐盟委員會並不否認與美國製藥巨頭輝瑞公司以 350 億歐元購買 18 億劑 Biontech 疫苗的大型交易存在爭議。畢竟,要考慮到歐盟人口總數也僅5.13億,即使每個人都十分願意接種該疫苗,給自己安排滿三劑疫苗,也還是打不完這18億劑疫苗。搶疫苗也不是這麼個搶法,也不是黃金能升值。 事實上,歐洲的疫苗庫存也確實大規模的過剩。2023年12月,歐盟銷燬了至少2.15億劑疫苗,損失金額超過40億歐元。 事情如果只停在這裡,馮德萊恩至少還可以推脫說對經濟不在行,畢竟這屆德國政客數學好的也不多。 但是,最初提告的巴爾丹早在去年就指出,在輝瑞/Biontech疫苗臨床試驗完成之前,馮德萊恩就通過簡訊私下與製藥巨頭輝瑞的執行長阿爾伯特·布爾拉(Albert Bourla)談好了這筆交易。 簡訊治「國」?甚至比Twitter治國還要離譜了。350億歐元的大交易,真的是發發簡訊就談妥了的。 當相關機構對此提出質疑時,歐盟委員會主席辦公室不僅拒絕透露簡訊內容,更是宣稱相關簡訊已經被刪除。 瑞士《新蘇黎世報》整合了整個事件地來龍去脈: 最早在2020年底,歐盟成員國決定由歐盟出面聯合採購疫苗。由歐盟委員會直接向製造商訂購,重點是美國製藥巨頭輝瑞公司。 隨後,包括歐盟成員國代表和專家在內的代表團與輝瑞公司進行了兩次談判。而2021年春季的第三次談判,由馮德萊恩於親自接管(事後發現並沒有相應授權)。正是這第三次談判,敲定了這 18 億劑疫苗,訂單量為 350 億歐元。 當時,馮德萊恩被視為英雄,她本人也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吹噓自己與輝瑞執行長布爾拉的良好關係。《紐約時報》隨後報道說:」2021 年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