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来源:内容由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编译自nytimes。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如果拜登政府计划得逞,德克萨斯州或亚利桑那州的工厂将生产更多的电子芯片。

然后,它们将被运往哥斯达黎加、越南或肯尼亚等合作国家进行最终组装,并运往世界各地,用于运行从冰箱到超级计算机等各种设备。

当人们想到半导体时,这些地方可能不是人们首先想到的。但政府官员正在试图改变全球芯片供应链,并为此展开激烈谈判。

该计划的核心内容包括让外国公司在美国投资芯片制造,以及寻找其他国家设立工厂来完成这项工作。华盛顿的官员和研究人员称之为新“芯片外交”的一部分。

拜登政府认为,在美国生产更多电子设备的微型大脑将有助于使美国更加繁荣和安全。拜登总统在周五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采访时吹嘘了自己的努力,称他已经让韩国在美国投资数十亿美元用于芯片制造。

但该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是在美国境外展开的,美国政府正试图与合作伙伴合作,确保在美国进行的投资更加持久。

如果这项初步努力取得进展,可能会帮助政府实现一些广泛的战略目标。政府希望减轻对中国的依赖担忧。政府还希望降低芯片供应链中断的风险——这些风险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和乌克兰战争期间变得明显,这两场战争都使全球航运和制造业陷入混乱。

斯坦福大学教授拉明·托洛伊 (Ramin Toloui) 表示:“我们的重点一直是尽最大努力扩大不同国家的产能,使全球供应链更具弹性。”托洛伊最近担任美国国务院经济和商业事务局助理部长,该局在建立新供应链的外交努力中处于领先地位。

政府的目标不仅限于芯片,还包括电动汽车电池、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等绿色能源技术。中国是这些行业中最大的参与者。

托洛伊表示,拜登政府执政三年来,美国吸引了3950 亿美元的半导体制造业投资,以及 4050 亿美元的绿色技术和清洁能源生产投资。

许多在美国投资此类制造业的公司都位于以科技产业闻名的亚洲国家(例如日本、韩国和台湾)和欧洲。其中一家是韩国芯片制造商 SK 海力士,该公司正在印第安纳州建造一座价值 38 亿美元的工厂。美国国务院表示,该项目是该州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有可能为该地区带来 1,000 多个就业岗位。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上个月在马里兰州举行的旨在鼓励外国对美投资的会议上发表演讲时提到了该项目。他强调,他希望拜登先生颁布的立法能够通过“现代化我们的道路、铁路、宽带和电网”吸引外国投资进入美国高科技制造业。

他补充说,这些政策努力旨在“加强和多样化供应链,推动国内制造业发展,促进从半导体到清洁能源等未来关键产业的发展。”

美国商务部在巩固芯片供应链的努力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向公司和组织拨款 500 亿美元用于研究、开发和制造芯片。

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 (Gina Raimondo) 领导了一项对全球芯片供应链的深入研究,以找出其中的弱点,并与外国政府合作讨论在海外增加投资的机会。

这个话题是雷蒙多今年春天访问哥斯达黎加时关注的重点,她会见了当地官员和英特尔公司的高管,英特尔在当地设有一家工厂。(托洛伊今年 1 月在哥斯达黎加举行的半导体制造会议上发表了讲话。)她还在巴拿马和泰国之行中讨论了半导体供应链多元化的问题。

但重塑全球供应链以减少对东亚的依赖将是一个挑战。与美国工厂相比,东亚芯片工厂预计能提供更先进的技术、更多的优秀工程师资源和更低的成本。

中国台湾生产了全球60%以上的芯片,以及几乎所有最先进的芯片,这些芯片用于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

相比之下,据估计,未来几年美国半导体行业可能面临多达 90,000 名工人的短缺。

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等地的政府也在大力补贴本地的芯片产业。

尽管如此,预计美国数十亿美元的新投资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全球供应链。根据半导体行业协会和波士顿咨询集团 5 月份的报告,预计到 2032 年,美国在全球芯片制造中的份额将从目前的 10% 上升至 14%。

一些政府官员采取了更具强制性的芯片外交,以阻止中国开发美国技术的版本。这种方法的重点是说服少数国家——尤其是日本和荷兰——阻止公司向中国出售一些芯片制造工具。

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局局长艾伦·埃斯特维兹上个月访问了日本和荷兰,试图说服这两个国家阻止其企业向中国出售某些先进技术。

相比之下,托洛伊和他的助手们则飞往世界各地,寻找可能想要投资美国工业并建立工厂的国家和公司,这些工厂将构成供应链的终点。托洛伊说,他的局的工作是拜登最近颁布的旨在在美国创造更多制造业就业机会的立法的一部分,包括基础设施法案和芯片和科学法案。

《芯片和信息系统法案》每年为政府提供 5 亿美元资金,用于创建安全的供应链和保护半导体技术。国务院利用这笔资金寻找适合发展供应链的国家。官员们正在组织对一系列国家进行研究,以了解如何使基础设施和劳动力达到某些标准,确保芯片组装、封装和运输顺利进行。

目前加入该计划的国家有哥斯达黎加、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巴拿马、菲律宾和越南。美国政府正在引入肯尼亚。

托洛伊先生表示,职业培训是这一供应链建设的重点。他已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商讨与海外机构合作开发培训项目的事宜。胡志明市的越南国立大学就是这样一所机构,他于 5 月访问了这所大学。

研究公司 Datenna Inc. 的董事总经理马丁·拉瑟 (Martijn Rasser) 表示,这一联盟网络是美国相对于中国的一项战略优势。

他说,如果美国试图独自完成所有事情,成本将太高。如果美国独自行动,他们就会忽视一个现实:当今的技术在全球的传播比几十年前更加广泛,各国在芯片供应链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参考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4/07/08/us/politics/supply-chain-china-tech.htm

Source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