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些网文改编成影视剧,网文改编的是非一直不少。每月的网文改编观察,提取当月网文改编中存在的某个共性问题,与大家一起透过现象看本质。3月聚焦的改编作品为《烈焰》与《与凤行》,谈谈大男主戏与大女主戏的改编。

正在热播的古装玄幻剧《烈焰》,改编自玄机科技知名3D动画《武庚纪》的电视剧,该动画又改编自香港漫画《封神纪》。《烈焰》是一出当之无愧的大男主戏,剧情围绕主人公伍赓(任嘉伦 饰)展开。

《烈焰》海报

赵丽颖、林更新领衔主演的《与凤行》,是改编自九鹭非香《本王在此》的古装神话剧。此剧的热度很大部分由赵丽颖贡献,剧情以女主角沈璃(赵丽颖 饰)为中心,展现其个人成长、情感经历以及在神话世界中的担当,是一出大女主戏。

《与凤行》海报

大男主戏与大女主戏之间的共同点,远远大于它们的差异性。对于二者而言,主人公的抗争对象、抗争精神、抗争力量,在根本上决定了作品所能抵达的深广度。在改编过程中,《烈焰》遗憾丢失《武庚纪》对于我们所熟悉的神话背景的颠覆性创新;《与凤行》力争在诸多细节上做出新鲜感,但目前剧情并未超出仙侠剧爱情与责任纠缠的模式,仍未彰显出“抗争”的强烈情绪感染力。

主人公的“抗争”

大女主戏以女性角色为核心,围绕女主角的传奇经历、奋斗过程和自我实现进行深入刻画,强调女主角的独立、智慧和坚韧,展现她不断突破困境、抗争不公、超越自我的过程。女主角在整个剧情中占据主导地位,戏份最多,影响力最大,其他角色和情节的发展均紧密关联于女主角的命运轨迹。大女主戏多为古装作品,常见形态是宫斗剧、传奇商战剧和仙侠剧。

与之相对,大男主戏以男主角为核心角色,故事主线围绕男主角的经历、成长、决策、情感变化和成就等方面展开,突出展现男主人公的个人魅力、智慧、勇气、决心和情感世界。大男主更多出现在古装剧中,常见表现形态为历史剧、武侠剧、玄幻剧、传奇商战剧。

不论是大女主戏还是大男主戏,都有很多比较廉价的创作,将它们处理成充满YY味道的爽剧。尤其是此前接连扑了多部的男频玄幻剧,内核大抵都很浅薄。

这些作品中,男主角具有非凡的能力、特殊技能或者“金手指”,从弱小到强大,升级速度非常快,爽点密集,可能是男主角取得胜利、赢得美人归、解开谜团、获得宝藏等等;女性角色服务于男主角的成长和情感线,被塑造成“辅助型”或“工具人”角色,甚至形成一种“后宫”式的叙事模式……总之,这类作品过分追求表面的“爽感”,忽视对人物内心的挖掘、对现实社会的反映以及对情节与人设的创新,作品的艺术性、思想性和观赏价值寥寥。

那么,大女主戏或大男主戏的深度何来?窃以为:主人公的成长一定离不开对某种束缚的“抗争”,并且这种抗争精神贯穿始终。

比如《甄嬛传》《芈月传》《楚乔传》《那年花开月正圆》《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大女主戏,女性的抗争,首先关于性别层面与权力层面。在男权社会,女性地位低下,受到各种限制和压迫。女主角通过智慧和勇气,挑战男性主导的社会规则,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地位。

《甄嬛传》剧照

抗争,也体现在对命运的不屈从。女主人公面临命运的考验和不公,或出身贫寒、身世不明或是遭受冤屈,她们不甘于命运的安排,努力抗争,追求自己的幸福和正义。

楚乔女奴出身

抗争,还包括对于内心道德秩序的坚守。女主人公必须学会在钩心斗角的环境中保持善良本性,在黑暗势力面前坚守正义和原则,在挫折与困境中不丢失骨气与尊严,彰显女性的自主意识和正向价值观。

大男主戏的主线往往也围绕主人公的“抗争”展开。差别在于,男性几乎没有性别上的压抑和束缚,他们不必像《甄嬛传》等作品中那样经历残酷的后宫争斗。

由此,剧集《庆余年》、动漫《武庚纪》等经典大男主戏中主人公的抗争对象,往往更为宏大——规则、秩序甚至天道。比如《庆余年》中范闲,挑战和反抗社会的既定规则和束缚,他的抗争挣脱出个人利益,是为了更广泛的社会正义和平等。

范闲的抱负

《武庚纪》中,在经历人间疾苦后,武庚深刻认识到神族对人类以及其他种族的压迫,他矢志推翻这种不公正的等级制度,争取不同种族之间的平等相处和自由生活,这种精神是对压迫者的坚决斗争,也是对理想社会秩序的追求。

商王不满“神”的压迫

可以说,“抗争”是大女主戏和大男主戏的隐藏主线。从戏剧冲突视角看,抗争不仅体现在外部环境上,也涉及内在心理层面的转变,通过设定一系列难关让主人公去克服,以推进剧情发展。

从人物成长弧线视角看,“抗争”作为一种冲突和挑战,为人物成长提供动力和情节张力。抗争成为展现主人公力量、智慧和人格魅力的重要手段。

从主题深度看,主人公的“抗争”,通常指向对抗传统性别角色束缚、争取平等权利的过程,或是突破自身局限、挑战权威、重建秩序的经历,这些议题具有现代性,也传达出积极向上、勇于挑战、坚韧不拔等价值观,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

如何呈现这种“抗争”精神,成为我们此次评价《烈焰》《与凤行》改编得失的核心指标。

《烈焰》:被设限的“抗争”

《烈焰》改编的动画作品《武庚纪》,2016年播出第一季、2017年播出第二季、2019年播出第三季、2021年播出第四季,总体上获得不错的评价。

从《武庚纪》的世界观设定上看,《烈焰》本是一部有望经典化的大男主戏(剧集把世界观给改了,这是后话)。

《武庚纪》作为一部以中国古代神话和历史为灵感来源的动画作品,采用商周交替这一历史时期作为故事框架。

说起商周交替,大部分观众都非常熟悉,从《封神榜》到去年暑期档火爆的《封神第一部:朝歌风云》,文艺作品已经形成商周交替的叙事模板:商王在位期间,荒淫无道、穷奢极欲,加重对百姓的剥削和压迫,民怨沸腾;周文王、周武王父子励精图治,实行仁政,赢得了广泛的民心和各诸侯的支持,打败商王,实现改朝换代。

《武庚纪》完全颠覆这一说法。商王因为挑战“天”的权威,才遭到神界的惩罚;残暴无情的并非纣王,而是“神”与“天”。

商王“我命由我不由天”

在《武庚纪》的世界观中,有神族、人族和冥族。神族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道德象征,而是具有强大力量、高傲冷酷的统治者,凭借强大的神力主宰着整个世界,暴虐无道、草菅人命。

冥族,被神族赶到地狱界,遭受长期的囚禁和压迫,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人类社会同样受到神族的统治和压迫,商王与他的儿子武庚是人类中的重要角色,他们不甘于神族的统治,奋起反抗,追求自由和独立。在商王死后,武庚逐渐成为反抗神族暴政的领袖,开启大男主的成长历程。

如果《烈焰》延续《武庚纪》的世界观设定,一定能先声夺人。

一方面,传统认知中,商王被描绘为残暴的君主,而“神”和“天”则代表着仁慈和正义,剧集若能突破传统思维定式、颠覆传统认知中的人物形象,能够为观众带来一个全新的故事世界,具有审美上的新颖性和吸引力。

另一方面,人对“神”与“天”的抗争,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有助于主人公形象抵达新的高度。《武庚纪》对神祇权威的质疑和挑战,表达出对于既有制度、道德规范乃至信仰体系的反思;对“神”与“天”的残酷性刻画,增强作品的社会批判意识和人文关怀;武庚敢于抗争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神”与“天”,更是展现强烈的反叛精神和独立人格,符合现代观众追求个性解放和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

《武庚纪》解构了“神”

《武庚纪》是一个非常好的、可遇不可求的改编底本。既可以写成引人入胜的大男主戏(比如《封神第一部》的姬发),也可以抵达对于历史、权力、反抗和自由等主题的思考和表达。

可惜啊,可惜,改编后的《烈焰》,已经与商周背景无关,甚至与人、神、天的对抗关联不大了。“商”成了架空的“辛”,“商王”成了“辛王”,“妲己”成了“心月狐”,商王与妲己的儿子“武庚”成了“伍赓”,“神”成了“䰠”……整个《武庚纪》成为一部架空玄幻剧,故事一开篇就是PPT+世界观介绍,大多数未看过动画的观众,压根理不清䰠是什么、谁是谁。

用PPT的方式念出世界观,“神”成“䰠”

商王成辛王

武庚成伍赓

一路追下来,公正地说,《烈焰》拍得不难看。从伍赓到阿狗,之后成为矿石场的奴隶,接着加入䰠隐部,然后进入王者城,成功“天启”打败敌手,再之后前往妖族……伍赓一步一脚印的成长有迹可循,关关难过关关过;伍赓成长每一个节点的叙事单元,也都有相对立体的群像刻画。

动漫中人气很高的逆天而行

只是,《武庚纪》的抗争力度、抗争精神,是依附于它对于商周故事、对于“神”与“天”的颠覆性改写。当《烈焰》把这个底座抽去,它就与市面上一些不差、但也不怎么出彩的大男主玄幻剧没太大差别。

《与凤行》:情的纠缠而非“抗争”

九鹭非香的《本王在此》,大方向也在仙侠的框架中。如若不是赵丽颖担任监制、赵丽颖出演,亦或者男主角的咖位甚至比女主角高一些,很多人或许不会认为《与凤行》是大女主戏;原小说虽凸显女性视角,但结构上男女主角并重。

《与凤行》创腾讯视频最快进爆款俱乐部剧集纪录

当一部遵循套路的仙侠剧,要成为凸显出女性力量与意志的大女主戏,它必然需要有一些新的元素、新的创意。对于深陷套路的仙侠作品,若有大女主的加持,何尝不是一种类型的突围?

不必讳言,如今的仙侠剧已经渐渐陷入类型的瓶颈,套路十足。尤其鲜明体现为“禁忌虐恋”。 由于社会规范、自然法则、道德伦理、身份地位、种族差异、门派规矩等原因,男女主角不能相爱。或“师徒恋”,违反了尊卑有序、师道尊严的原则;或“不同种族/族群间的恋情”,人类与妖族、仙人与凡人、神与魔等跨种族之间的恋爱是被禁止的,因涉及正邪秩序;或“宿命轮回”,主人公由于预设的命运轨迹,若恋爱会走向天定的悲剧性结局。

可是,仙侠剧的审美快感,恰恰在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恋爱。各种“禁忌”,导向的几乎都是爱情与责任之间的冲突。

仙侠世界中,主人公常被赋予重要的使命或身份,比如守护人间、维护三界或六界和平、遵守天规戒律等。可主人公哪怕身为神,仍保持对爱情的欲望与追求,这种情感力量同样强大,让他们无法轻易割舍。

当爱情与既定职责产生冲突时,主人公就必须在遵从内心情感和履行义务之间做出选择。这是“对”(责任)与“对”(爱情)的冲突。

《本王在此》中,沈璃与行止之间,面临的依然是爱情与责任的冲突。《与凤行》大抵上延续了小说设定。

作为最后一个上古神,行止肩负维持三界平衡、镇守墟天渊,防止妖兽出逃危害众生等重大的责任和使命。他不允许或不宜有情感纠葛,因为感情可能导致神力波动甚至消散,他也会因为失职而被天道所抛弃,进而影响到职责的履行及三界的稳定。

沈璃与行止均承担着重要使命

沈璃是衔珠而生的碧苍王,父亲是妖兽之王,她的隐藏身份和能力使她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身不由己。沈璃和行止都被命运所束缚,他们的选择不仅关乎个人,还受到天道和宿命的操控。他们无法自由地追求爱情。

沈璃虽然一上来就逃婚,拒绝“包办婚姻”,但被重新逮回灵界后,她也逐渐接受她的使命——灵界需要一位仙人净化瘴气,联姻是最好的方式。

沈璃一开始逃婚

行止为了避免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一度隐藏自己的感情,也试图远离沈璃。只是,情感根本无法抑制,明知会受伤仍甘愿冒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让他们的感情充满波折与磨难。

如果仙侠剧主人公的恋情呈现的只是“对”(责任)与“对”(爱情)的冲突,那么它的重点并不在于“抗争”什么,不是抗争天道、宿命或预言——“对”的东西如何抗争;它的重点在于主人公因天道、宿命或预言而经受的磨难,在于情的无法自制,在于爱你在心口难开,在于几生几世的轮回,在于“对”与“对”冲突下情的纠缠。

沈璃连包办婚姻也不反抗了,她接受联姻

换句话说,仙侠剧对于天道之类的东西,选择的是承受,因为它被默认是“对”的,责任大于爱情,集体大于个人。当下仙侠剧的类型困境与审美疲劳,与主人公长时间受限于“禁忌”,默认“禁忌”不可违,缺乏“抗争”的澎湃之力相关;翻来覆去情的纠缠,也会导致感情推进不温不火、剧情平铺直叙,《与凤行》的节奏就让一些观众觉得慢。

沈璃再次强调接受联姻,而非“抗争”

《本王在此》稍稍有所突破的是,小说终章部分斥责天道的无情。就因为行止是上古的神,所以他就不能有爱情,一旦行止动情,就会被天道所弃。小说中的行止如此控诉:

行止仰头望着悬于天外天上的星河,蓦地笑出声来:“若论冷漠不仁,世间何物比得过你?造而用之,废而弃之……什么神明之力堪与天道匹敌,简直胡言乱语,现下想来,无论是谁,不过都是你手中摆弄之物罢了。”他一声长叹,气息在空寥的天外天中仿佛荡出去老远。“上天不仁啊!”

行止不理会什么天道了,他就想跟沈璃在一起,将墟天渊与天外天相连,同归于尽,保住了仙界与人界的太平,也保住沈璃。作为神的行止虽然死了,九鹭非香还是让行止与沈璃幸福生活在一起。

《与凤行》究竟是常规仙侠剧,还是能够真正向大女主戏跃进,有更深刻的主题表达、有更澎湃的情感寄托,关键就在于沈璃、行止与天道的态度。他们何时反抗天道?姗姗来迟,还是比小说提前、并且更果决?剧中的反派究竟是刻板中的妖兽,还是也能以更大篇幅去渲染天道的不合理?

《与凤行》大概率选了一条常规、稳妥但保守的路。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6800601

Visited 8 times, 1 visit(s) today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